[民間故事] 留一手"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故事會> [民間故事] 留一手

[民間故事] 留一手

時間:2018-07-08 來源:admin 點擊:

  清朝時候,混水縣出了個能工巧匠叫劉有能,他打小被父母送去學木匠,因為頭腦靈活,善于鉆研,做出的活兒非常漂亮,很快就聲名遠播。
  
  幾年前,馬員外打算嫁女,就請劉有能來家里打造嫁妝。他一連干了將近一個月,最后一天上午,就剩下一個衣柜組裝到一半了,于是馬員外中午吃飯時,就開始結算工錢。這個馬員外,凡事都喜歡精打細算,這么早結算,就是晚上不想管飯,好省一頓飯錢。
  
  算工錢時,馬員外不但少算了半天,還找借口說是劉有能手慢,所以克扣了幾十個銅板。劉有能訕笑著說:“馬員外,我做了十來年的活兒,你是第一個嫌我手慢的。再說了,我做的木工活兒,方圓百里沒人能超過我,正所謂慢工出細活,活兒做得漂亮才是關鍵。”
  
  馬員外皮笑肉不笑地端起杯子,說道:“劉師傅,大家鄉里鄉親的,為這幾十個銅板,再說下去沒意思。來來來,我敬你一杯,以后有活兒,我再照顧你就是了。”
  
  劉有能仰頭干了,心里卻不痛快,暗忖起來:少了我的工錢,還拿話堵我的嘴,太不地道了。下午,把衣柜組裝好后,劉有能拿著小錘子,在每件新家具上面敲了一下,就告辭走了。
  
  過了幾天,馬員外請人來給家具上漆,兩個漆匠挪動家具時,家具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兩人一愣,這新打制的家具,好像不牢固,能用嗎?他們問馬員外是哪個木匠師傅做的,當聽說是劉有能做的時候,漆匠師傅不相信地說:“不可能,劉有能的木匠活兒,那是數一數二的,怎么會有響聲呢?”
  
  馬員外心里一緊,讓兩人試了試所有家具,件件都是如此。他想起劉有能走時,拿著錘子挨個兒敲打新家具的情景,心知有異,看來是劉有能故意為之。馬員外的臉都氣綠了,馬上派人去叫劉有能。
  
  劉有能拿著一把小錘子,到了馬員外的家。馬員外指著家具,怒氣沖沖地質問道:“劉有能,你怎么干的活兒?你得給我解釋清楚,不然,要你賠償所有損失!”劉有能看著家具,慢悠悠地說:“咳,這也怪不得我,凡是經我手的家具都有靈性,這不,我工錢沒拿夠,它們耍起小性子了。”
  
  馬員外恍然大悟,他當即拿出一盒子銅板,說是只要劉有能擺治好了,工錢可以多給,讓劉有能趕快想辦法。劉有能也沒有多要,只拿了他應得的,然后在每件家具上敲了一錘子,就好了。臨走時,馬員外又氣又好笑地說:“好你個劉有能,居然留了這一手,你干脆就叫劉一手得了。”
  
  這話傳開后,劉有能這個名字就沒人叫了,大家都叫他“劉一手”了。
  
  說起劉一手這一招,功夫在榫頭上。無論什么家具,都是利用榫卯結構的原理,榫卯咬合后,慢慢地會越來越緊,成為牢固的一體。劉一手在每件新家具的關鍵處敲了一錘子,某一處榫卯咬合過緊,導致表面不平衡,搬動時,就會發出“咯吱”聲。他拿錘子從里面往外敲一下,榫卯咬合松一點,表面恢復平衡,就不出聲了。這種力道上的把握,也只有他有這個能耐。
  
  當然,劉一手是個嫉惡如仇的正直之人,從來不輕易使用這一種損招,但他沒想到,很快他就再也不能用這一招了。
  
  這一天,縣衙里忽然來了一名差人,說縣太爺胡大人的官轎破舊了,讓劉一手去縣衙里,做一頂新官轎。談到工錢時,劉一手發現官差開出的工錢很少,就對官差講,想把工錢提高兩成。官差吹胡子瞪眼地嚷嚷道:“劉一手,縣太爺讓你做官轎,是高看你一眼,你別爬樹上墻,把自己當根蔥,小心把你踩成蔥泥,吃不了兜著走。”
  
  官差一發威,劉一手不敢作聲了,只得答應去干活。
  
  劉一手拿著工具去了縣衙里,花了好幾天,終于把官轎做好了。一名衙役驗收了官轎,結算了工錢。臨走時,劉一手拿著小錘子,在轎子里面敲了一下。
  
  這“一下”當然不白敲。說起胡知縣,可是個大貪官,這幾年,他巧立名目,搜刮民脂民膏,弄得民聲鼎沸,怨聲載道。就連劉一手這種手藝人,也每年增征一兩銀子的“手藝稅”,不然就不準出去干活。劉一手心頭有氣,一沖動,就在新轎子上敲了一錘。這樣一來,轎子在行進時,就會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這種聲音尤其刺耳,胡知縣坐在里面,就會不得安寧。
  
  這一天,新轎啟用,胡大人坐著轎子,鳴鑼開道。哪知走在大街上,忽然轎底脫落,滾出一封一封銀子,封紙破裂,銀子散落一地。老百姓一下子蜂擁而來,圍著轎子看熱鬧。胡知縣惱火至極,喝令衙役驅趕老百姓,然后慌慌忙忙收拾銀子回到縣衙去了。
  
  最近,朝廷撥下治理河堤的十萬兩銀子,胡知縣悄悄做了手腳,克扣下來一萬兩。他不敢把贓銀放在后衙里,就把銀子藏在官轎里,轉移到他偷偷置下的私宅里去,想著每天轉移一千兩,差不多十天工夫,就可以轉移完畢。因為舊官轎承載量小,而且已經破舊不堪,聽說劉一手的手藝頂呱呱,就找他來做一頂結實的新轎子,卻哪里想到,新轎子這么不經用。
  
  縣太爺官轎里藏銀的事情,像風一樣地傳開了,縣城里的老百姓都在談論這件事。胡知縣好不惱火,就以藐視朝廷命官之名,令人將劉一手捉拿歸案,當堂審訊。劉一手做夢也沒想到,胡大人會用官轎藏那么多的銀子,官轎底部的榫頭被敲了一錘子后,變得不平衡,轎夫抬著轎子一上一下地顫動,轎底承受不了重量,導致底板脫落。如果不藏銀,除了會有響聲,根本就不會出這種意外。
  
  劉一手剛開始嘴硬,將自己的責任推脫得一干二凈,大呼冤枉,說轎子沒問題。胡知縣哪里肯信?他原來也用舊官轎藏過銀子,心里有譜,這點銀子加上他的體重,是壓不垮官轎的,肯定是劉一手使了什么暗招。胡知縣下令大刑伺候,劉一手最終架不住大刑的痛苦,招出了他對胡知縣心懷不滿,故意留了一手的事情。
  
  胡知縣奸笑道:“劉一手,既然你這么喜歡‘留一手’,那么,本縣就成全你,讓你名副其實地成為‘劉一手’!”他下令,將劉一手的右手放在刑凳上,重打二十大板。劉一手疼得暈死過去,指關節的骨頭全碎,右手就此廢了。胡知縣還不解恨,把劉一手投入了大牢,捏造罪名,打算申報上司批復后,將他發配邊關。
  
  劉一手躺在監牢里苦不堪言,本來一時心血來潮,只不過是個惡作劇而已,卻不承想斷送了自己。
  
  這一天,劉一手正在怨天尤人的時候,忽然牢子來到他面前,雙手一拱,說道:“劉師傅,喜事來了。”劉一手沒好氣地說:“爺,我都不想活了,你就別拿我尋開心了。”牢子說:“誰無聊來開涮你了?告訴你真事,胡大人被抓起來了,你逃過一劫了。”
  
  原來胡知縣貪贓枉法的事情,早就傳到總督的耳里,總督派出兩名幕僚到縣城里悄悄私訪,恰好那天轎子漏銀的一幕,被兩名幕僚看見。他們回去上報總督后,總督大怒,派官員來查賬,查出了胡知縣貪污治河官銀的事實,便將他革職,打入大牢。這么一來,劉一手不但無罪,還成了扳倒貪官的有功之人,賞銀百兩。
  
  劉一手出來后,因為右手廢了,干不了木匠活,就收了幾名徒弟,傳授手藝,由徒弟們來養活他。至于那種用錘子敲榫頭的絕活,他不打算傳給徒弟們了,這一次,他是真正地要留一手了。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