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豆粒"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情感文章> 一顆豆粒

一顆豆粒

時間:2018-07-08 來源:admin 點擊:

  青哥得了癌。
  
  青嫂哭得死去活來。但她不敢對著青哥哭,青嫂想哭了,就跑到樹林子里哭。本來青嫂相信,就算蘆草灣100個人中間有99個得了癌,剩下這個健康的人也肯定是青哥無疑,她能找出999個青哥不得癌癥的理由。
  
  青哥是村里勞動的好手,割麥、揚場,給果樹剪枝、噴藥,樣樣能,樣樣精。青哥勤儉,為人熱誠,親戚朋友有個災有個難,青哥都會主動伸出手幫忙周濟。
  
  青嫂命苦,七八歲沒了娘,拉扯著兩個年幼的弟弟,老大不小了才嫁人;可她也命好,后半輩子有青哥這樣的男人依靠,再苦的日子也是甜的。
  
  青嫂拉著青哥去了城里的部隊醫院,重新做檢查。青嫂不甘心先前破縣城的小醫院也能地地道道地檢查出癌來,一廂情愿地認為是誤診。青嫂的手一直攥著青哥的手,一會遞水,一會遞紙巾。公交車上,醫院的走廊里,人們都送來羨慕的眼光。
  
  可結果仍然確診:肝癌晚期。醫生說,回去吧,想開些,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住院也是白扔錢。
  
  在城里工作的兒子張奎回來了,陪著青哥青嫂待了三天半,陰著臉,皺著眉頭,最后放下2000塊錢,走了。
  
  青嫂強裝著一臉的平靜,對青哥說:“不是什么大毛病,醫院不肯留咱們,咱們回去找楊春拿幾副藥,一吃準好。”青哥一咧嘴,笑了,嘴角黏著的飯粒子掉了下來。
  
  楊春的診所內科外科小兒科都看,最專長的還是皮膚病。外省的也來看病,方圓百八十里,有名氣有聲望。楊春講究“花小錢,看大病”,10塊錢能看好的病,決不讓你多花一分一毛,開出的藥,有剩余他還原價回收。有人耍小聰明,故意把省下的藥拿回診所,楊春什么也不說,原價退錢。錢退了,過兩天,這人又紅著臉找楊春——老毛病又犯了。
  
  楊春說:“青哥要是疼了,可以給他打一針。”
  
  青嫂說:“心疼……”
  
  楊春說:“那這病只有閻王爺瞧得了……”
  
  青嫂看了看這間破診所,掛了蜘蛛絲的墻面上,扯滿了祖傳秘方、妙手回春、藥到病除一類的獎狀錦旗。楊春忙著打理看病的人,青嫂在屋里站了一會,什么也沒有問,轉身走出診所,一路啞然。
  
  青嫂守著青哥,青哥有氣無力,病奄奄地躺在床上。青嫂做了青哥最喜歡的熱面湯,放了紫菜豆腐蝦皮,端到他嘴邊,青哥試著動了動嘴唇,湯還沒有吸到嘴里,就把碗推到一邊。青哥一點一點消瘦下去,青嫂一夜間頭發花白了,也瘦了。青嫂怕青哥看見,偷閑去鎮上的“大美人”發廊染了發。人們再看到青嫂時,有些詫異,好像得病的不是青哥,而是青嫂自己。人們懷疑,這病不傳染吧?
  
  青嫂第二次邁進楊春的診所,什么也不說,一下子跪倒在楊春的面前。楊春愣怔在那兒,他老婆把青嫂扶了起來。她說:“大妹子,你這是做什么呢?”青嫂說:“我不能讓青哥活活地等死,權當死馬當活馬醫,楊兄弟,你救不了他一輩子,還不能救他三年五載?”楊春想了想,說:“有個古方子,可以試試,你回吧,過三天一早再來。”
  
  三天后,青嫂來的時候,楊春說:“這是配好的十服藥,偏方治大病,你信它,它就靈。一個月后拿另十服。”
  
  青嫂感激萬分,拿了藥急匆匆地回家用文火慢慢地熬。藥里放了冰糖,苦中含著一縷縷化不掉的甜。青嫂再也沒有時間去樹林子哭了,她對青哥說:“楊春開的藥,祖傳秘方呢,費了老大的勁兒才尋來的古方子,80塊錢一服……”青哥不吃,問青嫂,哪里來那么多錢。青嫂不說,只是她手上的戒指、脖子上的項鏈全沒了。
  
  7個月后,青哥還是走了。青嫂從青哥的床頭柜子里發現5包用馬糞紙包好的草藥。藥是青哥偷偷藏的,想著一服藥80塊,省下一點還能換回些錢。當初青嫂數著藥包的時候,看見藥少了,還責怪自己的記性,她沒有想到是青哥偷拿了藥。此刻,青嫂擦完了淚,心里除了說不出的失落痛苦,還有一種說不出的力量,讓青嫂挺直了腰。
  
  辦完了喪事。
  
  兒子張奎找到楊春的診所,要楊春賠償損失費。
  
  楊春說:“你來得好。”張奎用眼剜了楊春一眼。楊春拿出5000塊錢,放到桌面上。
  
  楊春說:“藥不值錢,連翹土茯苓半邊蓮……是些清熱解毒的中成藥,我的藥治不了癌……”
  
  張奎拿了錢,轉身走出了破敗的小診所。他的影子在暮色中拉得很長,一直鋪到診所門前那棵笨槐樹下。
  
  楊春自言自語地說:“但這些,對你娘來說,也許是最好的一味藥……”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