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他,包容他"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愛情文章> 依靠他,包容他

依靠他,包容他

時間:2018-07-07 來源:admin 點擊:

  不久在與客戶的聚會上,艾琳認識了K。K是留英海歸,35歲,擁有博士學位,對國內外的經濟,有著獨到的見解。艾琳第一次那樣傾慕一個男人的才華。他們道別的時候,互換了電話。沒想到,第二天,她就接到了K的短信。K說:“覺得你是個很有趣的女人,能有幸請你吃個飯嗎?”
  
  可以說,K是艾琳遇到過最符合自己條件的男人,儒雅、博學、有深度。他們發展得很快,半年時間就到了談婚論嫁這一步。當然,這也因為艾琳有些急。這一年,她已經邁進30大關。事業上的成功,也不能替代感情上的寂寞。
  
  然而命運好像總是喜歡和她開玩笑。就在她發微博曬K求婚照的第二天,一位客戶私信給她說:“艾經理,不知道要不要和你說,K在英國已經結婚了。”
  
  艾琳相當震驚,找到K當面質問。K說:“的確如此,但她在英國,你在中國,不影響。”
  
  艾琳沒說話,只是重重扇了他一個巴掌。她仿佛要就此扇掉他的道貌岸然,也仿佛要扇掉自己多年來所謂的擇偶標準。那天晚上,她刪掉了曬訂婚的微博,一個人去了酒吧喝酒。她很少酗酒,但那一天她不想讓自己清醒。
  
  后來,有電話打進來,是梁大志。他在電話里說:“你怎么把訂婚的微博刪了呢?”
  
  艾琳握著電話,忽然就抑制不住地哭了。
  
  梁大志很快就趕來了。這幾年,梁大志自學英語,考下了人事部的翻譯證,然后在網上開了家中英韓語翻譯店。他憑著口碑,生意做得很紅火,但感情依然空白。很快,梁大志就找了代駕送艾琳回家。路上,艾琳醉醺醺問梁大志:“你人這么好,怎么還是一個人呢?”
  
  梁大志說:“哎喲,人好有什么用啊。現在的姑娘,比你當初還現實呢。”
  
  艾琳說:“那是她們不懂。其實找老公,還得找像你這樣,善良、體貼,人品好的男人才行。有錢,有學歷能怎么樣呢?都不能代表他會和你安安穩穩的一輩子。”
  
  梁大志的臉一瞬紅了。他說:“要不你再說一遍,我錄下來,省得你明天酒醒了,不認賬。”
  
  艾琳輕聲笑了。她把頭靠在梁大志的肩頭說:“放心吧,明天酒醒了我一樣這么說。因為我經歷太多了。我知道,什么樣的男人適合我。”
  
  是的,踏進30歲門檻的艾琳終于懂得了,擇偶并不是簡單地按圖索驥。找到適合自己的人,其實是一個不斷了解自己內心需要,不斷修正自己以到達幸福彼岸的過程。
  
  趙欣最近正在和王嘉鬧別扭。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為了一塊車牌。買車回來的時候,還是件特別開心的事。可是沒想到上不上車牌,讓人心急。那時滬牌已爆出近9萬的新高,趙欣盤算了一下,覺得真不合適。一輛車才十幾萬。一塊車牌幾乎又買一輛新車了。于是王嘉托朋友,幫他上塊外地牌照。朋友滿口答應,讓他等一等就成。可這一等,就是半年。
  
  趙欣每天上班,看見停在樓下的新車,心里就有氣。這叫什么事呢?全辦公室都知道她買了新車,可上下班還是要擠地鐵。因此,她一見王嘉就想數落兩句:“你真是廢物,買輛車子上不上牌。”
  
  王嘉不愛聽地說:“當初不上滬牌可是你說的。你要是愿意出十萬,我下個月就給你拍回來。”
  
  趙欣見他回嘴,牢騷變成了怒氣。她說:“沒本事還怪我了?看看咱們同學,誰不比你強?”
  
  王嘉用鼻子說:“哼,當年可不是這么說的。”
  
  遙想“當年”,趙欣對王嘉的確不是這樣。他們是大學同學。那時王嘉是學生會的干事,開朗自信,籃球打得超棒。每逢比賽時,趙欣都會到場大聲加油,好像要讓全場都知道,那個扣籃得分的家伙是她男朋友。
  
  畢業后,來自江西的王嘉以優秀的履歷成功進入國企,成為了新上海人。那時趙欣對王嘉充滿了崇拜和期待。她覺得自己幸運地挑中了一個可以托付后半生的男人。兩年后,他們用公積金,在閔行按揭了房子,并舉辦了一場隆重的婚禮。
  
  那一天,趙欣把它當做新生活的開始,可是,新生活并沒有像她想的那樣越來越好。兩個人的關系不但越來越淡,彼此之間還隱隱藏著股怨氣。有時趙欣覺得,婚姻就是重新發現一個人的全過程。當初和王嘉談戀愛的時候,從沒想過,他會是把襪子塞在沙發縫里的人。用完所有帶蓋的東西,也從不記得蓋上。說過一百遍,洗衣服內衣外衣要分開洗,可只要他幫忙,內褲和枕套都可以放在一起……
  
  結婚三年,趙欣沒有一天不在嘮叨抱怨。她說:“王嘉,你知不知道,你都讓我變成黃臉婆了!”
  
  王嘉卻不咸不淡地說:“我不都已經改了嗎?還嘮叨什么呀。”
  
  的確,現在的王嘉改掉了許多的小毛病,可是趙欣依然看他不順眼。也許是國企的企業文化太過固守死板,那個自信開朗、有擔當的王嘉不見了,對生活的熱情也沒了。他在家里,就像對付上級領導的木偶。你讓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不說就不做。所有的事都推給趙欣拿主意,出了問題,只有一句“當初就是你說的”。
  
  趙欣真是恨透了這句話,讓從前王嘉的高大形象,毀于一旦。
  
  這天王嘉下班回家已是8點多了。這不是第一次了。趙欣忍不住說:“你干什么去了?”
  
  王嘉隨口答:“上網去了。”
  
  “你騙誰?家里沒網嗎?用得著去到外面上?”
  
  王嘉不耐煩地說:“愛信不信,就在小區門口。現在上網都要登記身份證的,你去查。”
  
  趙欣偏不信,一個人去了小區門口的網吧。網管見她氣勢洶洶地查老公,也沒為難她,給她看了王嘉的記錄。末了,還不忘了調侃一句,“王太太,要不要我調監控錄像看一看?”
  
  那天趙欣回到家,真想問問王嘉到底為什么有家不回。可是王嘉卻早早睡下了,擺明了不想和她談。
  
  不久,就是中秋。王嘉的公司舉辦與職工家屬同樂的聯歡活動。趙欣不管怎樣厭煩王嘉,面子上的事還要做好。不過那天讓她感到很意外,在公司里的王嘉,和在家里完全不一樣。他像是員工里的熱點人物,人人都和他打招呼。各種游戲只要他出場,加油聲都是一邊倒地支持他。王嘉仿佛是回到了大學時代那樣,自信、開朗、意氣風發。
  
  趙欣坐在場邊,看著活力四射的王嘉默默地想,原來她一直以為是國企的呆板讓王嘉變得死氣沉沉,沒想到他只是在家里才活得那樣被動。就在這時,一個50多歲的中年女人坐過來說:“小趙,你是王嘉的愛人吧?”
  
  趙欣發愣地點點頭,問:“你是……”
  
  “我姓馬,工會的。你可以叫我馬大姐。”
  
  趙欣被她的自我介紹逗笑了。
  
  馬大姐說:“最近你和王嘉鬧別扭了是嗎?”
  
  趙欣有點不高興地說:“怎么?他還找你們訴苦去了?”
  
  馬大姐搖頭說:“我呢,是專門負責調解你們這些小年輕家庭矛盾的。家庭關系搞不好,工作也跟著搞不好。最近看王嘉精神狀態很糟糕,所以問問他。你們到底因為什么事,搞得這么不開心?”
  
  趙欣正有一肚子苦水沒處倒呢,聽馬大姐這么說,立時數落起王嘉的各種罪狀。最后她說:“其實你具體問我,我也說不出什么大事。但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加在一起,簡直讓人煩透了。你說,我讓他改掉壞毛病錯了嗎?可他干脆就用消極的態度對待我。”
  
  馬大姐聽了她的話,說:“小趙,我和你說一條經驗之談吧。你知不知道,男人很多所謂的毛病,都是性格的副產品。開朗熱情的男人,往往不拘小節;有擔當的男人,通常嘴不甜。你選擇了什么樣的男人,就要學會包容他的缺點,而不是去改造他。你讓一個男人變成了做事小心翼翼、瞻前顧后、生怕出錯,那他性格里的開朗果斷怎么還會有?你天天指責他做事不對,決定不好,那他又怎么會獨當一面?我們公司培養新人的第一條,就是不怕犯錯。培養老公,其實也一樣的。”
  
  趙欣默默聽著,心里似乎透了一點光亮。她說:“那……我總不能讓他一直錯著吧。”
  
  馬大姐說:“那當然不能。這就要看我們女人的智慧了。雖然我們總說要男女平等,但這可不是說男女一樣。女人要有女人的辦法。其實改變一個男人的最好方法,從來不是罵他,指責他,而是依靠他。”
  
  “依靠?”
  
  “對啊。”馬大姐很神秘地說,“比如我老公吧,特別愛酒。我以前怎么說都不行,后來我換了政策。我和他講,我以后還要靠你呢,你把自己喝壞了,我一個人要怎么辦呢。他聽了,就收斂多了。”
  
  趙欣撲哧一聲笑了,說:“你還真有辦法。”
  
  “那當然。”馬大姐得意地說,“這是和我培訓經理學的。他說,改變男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委以重任和給予信任。你讓一個男人凡事做不了主,那你還能指望他有什么勇氣和擔當。”
  
  那天,回家的路上,王嘉問趙欣:“今天看馬大姐和你說了半天,都說什么了?”
  
  趙欣想了想,挽起王嘉的胳膊說:“沒什么。她就是讓我堅定不移地賴你一輩子。對了,車牌的事,你想怎么解決呢?這次,我聽你的。”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