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 “黑金”無價"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故事會> [中篇故事] “黑金”無價

[中篇故事] “黑金”無價

時間:2018-07-06 來源:admin 點擊:

  對人發收購商來說,一頭純天然的、未經燙染的長發可遇不可求。一米以上的發辮論克計價,堪比黃金,業內稱之為“黑金”……
  
  1。寶貴的原材料
  
  彭浩從部隊退役,回到老家馬港鎮,一時沒找到合適的工作。這天,二叔打來電話,說:“小浩啊,你從部隊回來了,工作沒定吧?我看,你跟你弟弟彭風,一起去S國收頭發吧!”
  
  馬港鎮是中國最大的人發集散中心。彭浩的二叔經營著一家規模不小的人發加工廠,發制品遠銷海外,利潤可觀。堂弟彭風常年在外聯絡生意,一晃也是多年未見了。
  
  彭浩猶豫片刻,說:“二叔,我從來沒做過生意,跟著去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呀……”
  
  二叔打斷道:“哎呀,別謙虛了。我知道你在邊防部隊學過外語,又有一身好功夫,去S國再合適不過。彭風這孩子,做生意的腦子是有,但在國外,保護自己卻是個問題。你倆各有所長,一起出去闖蕩,家里人都放心。別的話不多說,我都安排好了。下周的飛機,具體你跟彭風聯系吧!”
  
  彭浩還想說再考慮考慮,二叔“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事情太過突然,彭浩還在整理自己的思路,彭風的電話就來了,開門見山地叮囑了下周出國需要的證件和物品。
  
  過了幾天,彭風開車接上彭浩去機場,坐上了飛往S國的飛機。
  
  彭風生就一張商人的嘴皮子,一路上“噼里啪啦”說個不停:“哥,做人發這行,是一個集收購、加工、銷售于一體的完整產業鏈。咱們去S國收購人發,就是產業鏈中的第一環。收購人發有什么好處呢?現在你沒結婚,怕還體會不出來,等將來你媳婦拿著床上的頭發絲問你是不是有外遇了,你可以理直氣壯地懟回去:摸過美女長發千千萬,就算滿床都是頭發絲,媳婦你也只能支持,而不是懷疑。那有什么壞處呢?你每天的飯碗里都能找出好幾根頭發絲,你如果問你媳婦怎么回事,你媳婦也敢懟回來:碰過男人頭發萬萬千,碗里肯定不是她的頭發,哈哈哈……”
  
  彭浩跟著樂了一陣子,之后問起了自己關注的問題:“小風,國內有的是人發,為什么要跑到國外去收頭發呢?”
  
  彭風看彭浩進入了角色,也就改換一副認真的態度,說:“問得好!中國和S國都是世界上人腦袋最多的國家,但對待頭發的態度截然不同。中國人如今有錢了,整日里燙染拉洗,化學污染和物理破壞很嚴重,加工價值大打折扣。S國就不一樣,他們觀念里女性以長發為美,習慣用椰油護發,基本上保持著頭發的原生態。所以,S國人發的質量整體高于中國。相比之下,中國量大,S國質優,在國際市場上,S國是跟我們爭奪高端客戶的最大對手。歸根結底,發制品的市場取決于人發收購的質量,這就是咱們跑到S國搶購人發的原因。”
  
  彭浩一邊聽一邊沉思,接住話說:“我聽你說的基本都是女性長發,咱到S國也是收女性長發?”
  
  彭風點頭,說:“不錯,雖說長短頭發、男女頭發都有用,用途卻完全不一樣,短發大都用在氨基酸分解、肥料制作、石油吸附、服裝加工等方面,也有昧了良心去做黑心醬油的,但都不如拿長發制作假發利潤高。咱們瞄準的就是高利潤的假發市場。人發越長越好,一米以上論克計價,價比黃金,因此,行內稱之為‘黑金’。我們到S國收購發辮,就是以女性一米以上的發辮為主……”
  
  這一路,彭風普及了很多收購人發的知識,讓彭浩心里稍稍有了底。
  
  很快,就到了S國北部第一大城。彭風輕車熟路,帶著彭浩住進豪華大酒店。之后,彭風打了一圈電話,用不太熟練的外語反復談論收購人發的事兒。彭浩則跟著學習,怎么接觸人發供應商,怎么以較低的價格將優質人發收購到手。
  
  誰知過了一個月,根本不見彭風出去,偶爾出去轉悠,也不過是吃喝玩樂。只有電話中提到的幾個供應商有時會過來一趟,提供一部分貨源單子,彭風稍稍壓價,差不多照單全收。一個月來,收上來一兩噸人發,彭風聯系物流公司分批發回國內去了。
  
  這天,彭浩實在忍不住好奇,問道:“咱們不用出去再找找貨源嗎?老是這幾個供應商,今天有明天沒的,怕供應不上咱們的高需求啊!”
  
  彭風“嘿嘿”一笑,說:“哥,我雖說來過幾次S國,但也是人生地不熟,這幾個供應商還是別人介紹給我的呢。沒人牽線,咱們哪兒找去?反正S國人發價格整體不高,就是多出幾美元也可以接受。而且,我聽說這邊做人發生意的黑幫不少,如果咱們自己找貨源,萬一冒犯了他們,咱們的小命也不保了!所以啊,咱們住在這里坐等送貨上門,這叫‘穩坐釣魚臺’,半點兒風險也沒有。”
  
  彭浩心里明白堂弟不出門的原因了,但那幾個供應商捂貨惜售,百般抬高價格,彭浩非常氣憤。
  
  又過了一段時間,二叔電話打來了,說:“彭浩、彭風啊,你們供貨力度能不能再大點?我收到的貨太少了。價格能低當然更好,關鍵是要建立起穩定、廣泛的收購渠道,如果做到我們不出國,貨就能長期發到國內就更好了。”
  
  二叔一催,彭風心急了,他將收購價往上一提,幾個供應商果然又運來一批貨,暫時將二叔應付過去了。此時,彭浩則打起了其他的主意。
  
  這天,供應商杰迪過來了,聊天時,彭浩感慨地說:“我覺得在S國收購人發并不簡單,S國就沒有一個源源不斷的供貨渠道嗎?”
  
  杰迪晃著腦袋說:“我們北方的供應商,已經在附近幾個邦的貧民窟、鄉村部落里派出了很多流動商販收購發辮,但還是很難趕上你們的需求。老實說,我們很想從中國人手中多賺些錢,可咱們這兒的女人大多保守,她們寧愿把養了幾十年的發辮無償獻給提魯瑪拉神廟,也不愿意賣掉,發辮很難收。相反,提魯瑪拉神廟的發辮就多得成災,那里才是優質發辮的天堂。不過,這個渠道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染指的,那是‘疤頭’卡皮爾的地盤。”
  
  彭浩說:“你能帶我們去提魯瑪拉神廟看看嗎?”
  
  杰迪的眼珠子“骨碌骨碌”轉了幾圈,說:“可以,不過,至少給我五千美元的帶路費。我不能放下我北方的生意不做,跑到南方去給你們當免費導游吧?這個價錢很合理,你們可以考慮考慮。”
  
  一旁的彭風聽了,趕緊說:“不著急,我們考慮考慮。”
  
  送走杰迪,彭風埋怨道:“聽到了吧,疤頭卡皮爾,光聽這名字就嚇死人了,咱們千萬不能去南方。”
  
  彭浩說:“他疤頭卡皮爾管天管地,還能管住咱們去神廟看看?跟二叔說,去南方走走,行不行?”
  
  彭風患得患失,不出去怕親爹逼問供貨渠道;出去又怕危險。后來想,彭浩也不是惹事的人,出去走一趟,只當對爹有個交代。于是,彭風打通了他爹的電話,說想去提魯瑪拉神廟“找找供貨渠道”。
  
  沒想到彭風他爹知道提魯瑪拉神廟的大概情況,對兩個人說:“神廟有黑社會光頭黨把持發辮收購權,不易得手。不過,文人為稻粱而謀,商人為利潤而憂。有百分之二百的利潤,就值得賭一把,何況遠遠不止這個數!你們去試一把運氣,有機會更好,沒機會就跑,千萬注意安全。”
  
  兩個人隨即聯系了杰迪,約定同往南部的提魯瑪拉神廟。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