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散的親情"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親情文章> 走不散的親情

走不散的親情

時間:2018-07-06 來源:admin 點擊:

  千惠最長的一次有十年沒有和哥哥見面。
  
  六股河邊有高高的土坡,土坡上有粗壯的古柳,冬日的陽光沒遮沒擋,六股河上的冰一片白花花。哥哥把一雙冰鞋搭在肩上,一只手拉著千惠,千惠看著他蹲在地上綁好冰鞋,然后把后背轉過來:“來!到哥背上來。”千惠抽了一下鼻子,很想爬上那寬寬的后背,可又有點怕,“沒事兒。”哥哥蹲在地上,用手在后面撥弄小妹妹的褲腳,千惠往上一撲,趴到哥哥后背上,哥哥差點被撲了個嘴啃泥,但他還是笑了,一只手扶住千惠的屁股,一只手撐地,站了起來。
  
  河套的冰不像學校溜冰場的冰那么齊整,可是千志想讓妹妹見識一下溜冰是怎么樣的,妹妹從沒去過城里,也從未見識過穿著冰鞋在冰上飛奔。一開始還滑得小心翼翼,妹妹在后背上興奮地咯咯笑,后來千志想讓妹妹看看自己的技術有多高超,他背著妹妹轉了幾個圈。——突然腳下一扭,他倏地一下側臥在地,妹妹被甩出去好遠。原來,有一塊小木頭被凍在冰上,他的冰刀正好碰到。千志顧不上自己摔到哪里,他急忙爬起來,滑到妹妹旁邊,千惠的嘴咧得好大,哭聲卡在嗓子眼,看著腳踝上一個大口子正往外流血。千志有些驚慌,他一邊說著別怕別怕,一邊慌亂地掏出一卷紙去擦,千惠還是嚶嚶的哭了。千志用手帕把腳踝包好,脫下冰鞋,說:“來,哥哥背你。”上坡的時候,千惠聽到哥哥心臟突突的跳聲,還看見細密的汗在他的后頸滲出來,微微的熱氣從棉襖領溢出。哥哥的呼吸有些粗重,他低聲對千惠說,到家別告訴爸爸,聽見沒?千惠嗯了一聲,覺得腳踝又痛了起來。
  
  這個秘密千惠只在好多年后對第二個人說起過,就是老公。
  
  春天的時候,故鄉的山野開滿了鮮花,姹紫嫣紅,后山根的老槐樹也開滿了花,芬芳潔白,千志喜歡躲在那棵樹下讀書,這只有千惠知道。千志一個腿上放著英文書,手里捧著厚厚的四角號碼大辭典,微皺的眉,很楞很沖的頭發,初見棱角的臉頰,嘴角邊已見絨須,千惠倚在他身旁,用兩根扭不離草自己跟自己斗。千志看累了,扭頭看自己的小妹妹,看她玩那么幼稚的游戲,他偷偷地笑。
  
  翻開書頁,一只漂亮的蛺蝶標本突然在千惠的眼前。哎呀,真漂亮!千惠眼睛里泛光,這是長這么大,看見的最漂亮的蛺蝶。可是千志不讓她拿,只讓她在自己手上看,千惠嘟起嘴巴,好吧,千志拿過她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把標本放在她手心,那么脆的東西,仿佛微風就會把那漂亮的翅膀吹走。千惠卻害怕地把蛺蝶放回哥哥書上,哥哥摸摸她的頭笑了,那年千惠只有五歲。
  
  千惠成年之前最后一次見到哥哥,是在那個下雨天。千惠沒有帶傘,放學了,哥哥騎著自行車來接她,那天的雨好大,千惠坐在自行車前梁上,哥哥把她裹在雨披里,額上流下的雨滴在她的頭頂,涼沁沁。沒過幾天,哥哥悄然離開家,母親的死和對爸爸的誤解,使他大學畢業后直接去了南方。
  
  ——千惠站在樓門口,看著哥哥GT版的保時捷卡宴慢慢駛進甬道,心中是忐忑迷茫和感慨,十年對一個人的一生是個什么概念?如果活八十歲,那么便是1/8,如果活七十歲,那么便是1/7。車緩緩停住,一個人走下車來,還未及反應,嬌小的自己已被抱住,棉襖里暖香,“小妹。”這一聲已經久違了十年,千惠一下忘了前一晚準備好的所有臺詞,只剩眼淚噴涌而出。
  
  十年彈指一揮間,十年距離的消散只在一瞬間,只因為永遠不可能走散的親情。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