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傳說] 給我一萬元"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故事會> [新傳說] 給我一萬元

[新傳說] 給我一萬元

時間:2018-07-05 來源:admin 點擊:

  一封奇怪的勒索信,牽扯出一樁漏洞百出的“綁架案”,你猜,背后的始作俑者是真糊涂還是假糊涂?
  
  傍晚來信
  
  這天,警官老王接到了一個奇怪的案子。
  
  報案人叫劉貴,是個普通打工仔,在郊區租了一個小單間住。這天傍晚,他從工地回來,房東胡大娘交給他一封信。
  
  從小到大,劉貴從來沒有收到過信,現在到城市里打工,住的又是出租屋,就更沒人和他聯系了。現在這信封上沒有寄信人的地址,信是誰寫來的呢?劉貴納悶不已。
  
  等劉貴迫不及待地打開信,仔仔細細地讀完每個字后,忽然感到渾身直冒冷汗,陷入一頭霧水之中。
  
  這封信只有短短兩句話:“劉貴,限你明天夜里十二點前,把一萬元錢送到陽光加油站東邊五十米處的那個垃圾桶內,不準報警,否則,當心你三歲的兒子小命不保!”署名是“別問我是誰”。
  
  劉貴家里窮,27歲了還沒娶上老婆。沒老婆的人,哪來的兒子?
  
  劉貴猜測,會不會是對方寄信時寫錯了地址,把另外一個叫劉貴的人當成了自己?如果真是這樣,可不能耽擱啊!
  
  聽完劉貴的話,再看完那封信,老王也感到這件事情非常蹊蹺。老王的分析更加理性:劉貴從未向工友們透露租住的地方,他怕有人跟他蹭睡;他也沒告訴自己的父母,怕父母心疼房租錢。寫信的人怎么知道劉貴地址的?還有就是,為什么勒索者沒有獅子大開口?為了一萬元鋌而走險,情理上有些說不通。
  
  不管怎樣,始終不能排除敲詐者寫錯了地址的可能性。老王連忙向市公安局作了匯報,請求市局緊急查找市里所有名叫劉貴的人。這個城市里共有36個“劉貴”,警方在最短的時間內一一與他們取得了聯系,通過排查,發現都不符合這起案件的情況。
  
  如此看來,這封勒索信并沒有寄錯地址,就是針對劉貴的。是誰干的,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經驗豐富的老王也一時沒了轍,沉思了好一會兒,他才對劉貴說,為了將案件查個水落石出,現在只有將計就計。
  
  劉貴有些害怕,他怕到時勒索者會對他造成人身傷害。老王說:“這點你絕對放心,我們會保證你安全的。再說,勒索者躲你還來不及呢,因為他怕你認出他來,所以絕不會和你照面,要不然,他直接去搶劫你不就得了,何必兜這么大個圈子?”
  
  想想是這個道理,劉貴答應配合警方的行動。
  
  將計就計
  
  到了夜里,劉貴將警方為他準備好的一只黑塑料袋,準時放進了加油站東邊的垃圾桶內,然后返回加油站。站里,老王與六名警察裝扮成加油工,他們時刻注視著不遠處的垃圾桶,只待勒索者一出現,就沖出去抓人。
  
  可是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陽都升起來了,他們也沒發現那個綁匪的蹤影。
  
  “看來,這純粹是個惡作劇。”老王對劉貴說,“放下思想包袱,安心打工吧。”
  
  睡了一天一夜,日子仿佛恢復了正常,但劉貴始終有些忐忑。
  
  果然,劉貴晚上下班回到出租屋,還在掏鑰匙開門,房東胡大娘的孫子小林跑了過來,遞給他一封信。劉貴一看信封上的字跡,腦袋就“嗡”的一聲又大了。
  
  信還是那個“別問我是誰”寫來的:“你把警察帶去了,是不是不想要兒子了?今晚還是老地方、老時間,如果我還沒拿到錢,明天就和你兒子永別吧!”
  
  劉貴急急忙忙地跑到街上,一咬牙,攔了輛出租車直奔派出所。老王剛好在值班,看完信后憤怒無比,粗著嗓門罵道:“這個兔崽子,到底要干什么?讓我逮住了非剝了他的皮不可!”
  
  罵歸罵,案子還得破。老王仔細分析了上次行動中的所有細節,覺得沒什么破綻,唯一可能被綁匪識破的,就是劉貴將東西放到垃圾桶后,又返回加油站這一點。因此,老王決定調整方案:劉貴完成放“錢”的任務后不再返回加油站,而是沿著大路走一段時間,再由一個穿便裝的警察開出租車把他接到派出所。這樣,既能確保劉貴的安全,又不會被綁匪覺察。
  
  到了晚上,一切照計劃進行。劉貴把“錢”放進垃圾桶后沒太長時間,就見一個黑影鬼鬼祟祟地來到了垃圾桶旁,伸手在桶里摸索。老王一聲令下,警察迅速撲了過去,一下子抓住了那個人。
  
  大家都沒想到,作案者竟是個美麗的女孩子,才16歲,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會說話似的,瞅得人沒脾氣。審訊毫不費力,警察問一句,她就答一句,竹筒倒豆子,一會兒就把事情全交代了。
  
  女孩叫安芬,她初中畢業后在社會上游蕩,閑余時間都“泡”在網吧。她之所以敲詐劉貴,因為她想買項鏈、耳環和皮靴,但家里人不給她錢。為什么要找劉貴弄錢呢?是因為劉貴經常在網上和她聊天,說自己和老婆分居了,有個三歲的兒子,還老是慫恿安芬做自己的“二奶”。安芬想,這樣的人不是什么好人,敲他一筆不過分,所以她就寫信了,不過,她根本不知道劉貴還是單身。劉貴的住址是他自己在網上透露的。
  
  老王忍不住問:“你又是怎么知道劉貴報了警的呢?”
  
  安芬有些不好意思:“我根本不知道他有沒有報警,那是我從電視劇里學來的。一般人第一次都會報警,只有第二次,才會把錢放到指定的地方去。”
  
  聽了這樣的回答,警官老王哭笑不得,他讓人把劉貴叫了過來。劉貴聽說女孩自稱是自己的網友,他驚訝得嘴巴都合不攏了。
  
  始作俑者
  
  劉貴說:“天大的冤枉,我只知道打工掙錢,手機流量費那么高,我哪有閑錢上網啊!”
  
  老王質問安芬為什么到這個時候還要撒謊,安芬委屈得眼淚都掉下來了。她說網上的確有個劉貴,每晚七八點都會和她聊天。安芬哭著說:“人都被你們抓住了,我還敢撒謊嗎?再說,我照著地址寫信,他不是收到了嗎?”
  
  沒想到無端端地,從網上又冒出一個劉貴來。老王覺得案情有點超出想象了,他對安芬說:“明晚你和網上的劉貴聯絡,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是個什么角色。”
  
  第二天晚上剛過七點,老王便迫不及待地讓安芬上網找“劉貴”聊天。同時,他安排所里的電腦高手小李采取監控,一旦那個“劉貴”出現,就立即測定他所在的方位。
  
  沒過一會兒,網上的“劉貴”果然出現了。兩分鐘不到,民警小李就鎖定他在“新世紀”網吧。
  
  警車呼嘯而去,在網吧老板的配合下,警察抓住了“劉貴”。
  
  這一次,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
  
  網上的“劉貴”竟是個15歲的男孩。一起去的劉貴一眼就認出了他,是房東胡大娘的孫子,小林。
  
  案情真相大白,小林的父母在外打工,他平時由奶奶帶著。最近,小林迷上了網絡聊天,他騙奶奶說每天晚上要到老師家補課,向奶奶要補課費,實際上這些錢全被他扔給網吧了。他很羨慕電視里那些“大款”的生活,就在網上找漂亮女孩聊天,小林不但編造了自己的身份,沉浸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還對安芬說想包她當“二奶”。安芬問他的姓名、住址時,他靈機一動,說自己叫劉貴,因為他很希望安芬沒事能去找劉貴玩,自己便可以偷偷地見識一下網上結交的“美眉”真面目,誰知竟捅出了這么大的婁子。
  
  案子破了,可老王卻感覺不到絲毫輕松,心情反而更加沉重……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