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用稻草給我鋪床"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親情文章> 母親用稻草給我鋪床

母親用稻草給我鋪床

時間:2018-07-04 來源:admin 點擊:

  從城里回到鄉下的老家,已是晚上十點多鐘了。村里人睡得早,此刻都已進入了夢鄉。又累又困的我,只想躺倒便睡,就像整日飄蕩的小舟,終于來到了避風的港灣。
  
  我的床上落滿了厚厚的灰塵。灰塵底下,是沒有面也沒有里的一床棉被,這樣的棉被,母親叫做被套。被套下邊,還是不知哪年夏天鋪的竹席,只要看一眼就覺得涼颼颼的。
  
  我略略打掃下灰塵,就躺進了被窩。我把一半的被套鋪在身下,一半的被套蓋在身上,但還是抵御不了十二月的寒流。
  
  人在饑餓的時候,想到的往往不是饑餓,我也常聽到饑餓的人說起,何時何地曾吃過怎樣的一頓飽飯。人在寒冷的時候,也常常會想到溫暖。我一躺到床上,就想到給我掖被子的母親,給我溫暖的母親。然而我的母親,已在多年前獨自地去了另一個世界了。
  
  我一翻身,就有半個身子睡到了冰冷的竹席上。我想我小的時候是沒有這樣的竹席的,那時睡的是蘆席,蘆席也很涼,但我不覺得,因為我睡在母親的懷抱,那是天下最溫暖的地方。每到冬夜,母親都會把我的雙腳抱在懷里。她說像抱著石頭似的,要焐到半夜才能焐熱呢。
  
  到我稍大一些的時候,母親就和我分床睡了。我的小床是用干草鋪成的,有一年冬天鋪的是干青草,有一年鋪的是干麥草,有一年鋪的是干玉米葉,鋪得最久的是干稻草。當稻子收割的時候,母親就開始準備鋪床用的稻草了,她把這些稻草放在場角,反反復復地曬。冬天剛到,母親就用稻草給我鋪床了,寒流來時,母親還會為我加些稻草,把床鋪得厚厚的。雖然我的小床不雅觀,用母親的話說,像狗窩似的,但很暖和,我就是在那樣的小床上度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冬天。
  
  屋外,寒風呼呼地吹著,仿佛硬要把我吹進夢里。這是夢嗎?我看到母親又來到了我的床前。只要我睡在家里,總會在床前看到母親的身影。母親喜歡在我的床前走來走去,仿佛要看著我入夢,要聽我夢中的囈語。冬天是這樣,夏天也是這樣。有一年夏天,蚊子特多,天也特熱,而那時我們家還沒有用上蚊帳。母親就坐在我的床前,用蒲草編的扇子為我扇風,為我拍打蚊子。她一坐就是一整夜,真不知道母親的白天是怎樣度過的,我想她的白天一定比夜晚更加難熬。
  
  又一翻身,寒風就鉆透了竹席,像針一般直刺我的脊背。我知道翻來覆去的我,還沒有睡著。
  
  這時,我想到了朱自清的一篇文章,記得文章里寫到孩子跟老媽子睡,做母親的就沒有放過心:“夜里一聽見哭,就豎起耳朵聽,工夫一大就得過去看。”每讀到這里,我都會想起我的母親。我夜里睡覺,仿佛沒有哭過,不管白天受了多大的委屈,我都不會在夜里哭泣。小的時候不哭,長大后更不哭,母親常常夸我省心。但是母親還會在夜里,輕手輕腳地來到我的床前,輕手輕腳地給我掖一掖被子。母親掖被子的動作極慢極輕,怕把我弄醒似的。我一般是覺察不到的,偶爾睜開眼睛,也裝作什么都沒有看見。我知道只有這樣,母親才能睡得踏實一點。
  
  最后一次給我掖被子時,母親已躺到醫院的病床上了。有一天夜里,我趴在母親的病床前睡著了。母親艱難地移動著瘦弱的病體,一只手撫摸著我的頭,一只手把她身上的被子分我一半,生怕我著涼。同病房里的一位老大娘告訴我,母親的這一舉動,連查房的醫生見了都止不住地落淚。
  
  想到這里,我的淚水也止不住地脥流了出來。一陣寒風吹過我的面,讓我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我知道這一夜,我凍得感冒了。
  
  在我們蘇北的老家,這一癥狀還有除去感冒的另一說法———因為被人牽掛,就會噴嚏不止。莫非,莫非另一個世界里的母親,還在牽掛著我嗎?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