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愛的時間"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親情文章> 母愛的時間

母愛的時間

時間:2018-07-03 來源:admin 點擊:

  母親從鄉下來了。
  
  母親平常是很少到城里來的,如果不是我們一次次打電話催促她,或者是駕著車去老家接她,母親是很難來城里小住幾天的,她養的雞鴨,她侍弄的菜畦,還有那些總也做不完的一堆堆家務,母親說她放不開手。母親這次能不請自到到城里來,是她的牙痛把她逼迫來的。母親牙痛了,讓小鎮的牙醫給她治牙,沒想到竟越治越痛,甚至半邊臉都紅腫起來,痛得茶飯不思,痛得徹夜輾轉,實在沒辦法了,才自己搭了車來城里看醫生。
  
  我帶著母親到醫院里去看醫生。母親說你工作忙,我自己去就行了。我說那不行,你不識得字兒,再說醫院里又要排隊又要掛號的,你一個人去根本就忙不下來。估摸著自己真不行,母親才勉強答應下來。
  
  到了醫院里,找到了牙科,我先安排母親在候診的長條椅上坐下來,然后去和忙碌不停的醫生預約,去掛號處給母親掛號,來來去去幾項事情辦好,用了差不多近一個鐘頭的時間,跑得腦門上汗涔涔的。母親見到了,似乎很不安似的,一遍又一遍地催我說:“號掛上了,你就先回家歇歇吧,俺自己就行了。”我笑母親說,城里的醫院不比咱老家小鎮的醫療所,三五個醫生,五七個護士,人也差不多都認識,一應事情都好辦。城里的醫院,要去付費處付費,要去取藥處取藥,如果要化驗,這個科室進,那個科室出,事情多著呢。一聽這么多事情,母親才不再催促我先走了。我站在母親的旁邊,向母親詢問老家的事情,親朋好友的,左鄰右舍的,一提起老家,母親就有了談興,邊用一只手捂著紅腫的腮幫,邊東家西家地和我說了起來。
  
  聊了一會兒,我的手機忽然就響了,是幾個朋友打來的,說是幾個哥們兒聚一聚,就差我了,我說在醫院呢,一會兒再聯系。母親一下子又不安了起來,她說你還是先走吧,那么多人在等你呢。我寬慰母親說:“沒事,是幾個要好的自家弟兄,也沒什么大事兒。”母親不安地搓著她筋脈畢露的瘦瘦老手說:“這大醫院真是,連看個牙痛都需要這么長時間!”
  
  又和母親聊了一會兒,母親不停地問現在幾點了?邊問邊嘆息說:“怎么要費這么多功夫呢?唉,真誤了你的事兒了。”我安慰母親說:“哪有那么多的事情呢,你兒子又不是國家總理,睡上一個瞌睡,社會就亂套了。”正說著,我腰間的電話又響了,是北京的一個朋友掛來的,為讓對方能明白我的每一句話,我沒有說老家的濃重方言,壓低了聲音,用蹩腳的普通話應答。說了十幾分鐘的電話,我發覺母親的面額上滲出了一層細密密的汗珠來,我問母親說:“是不是牙痛的厲害,瞅,您臉上都有汗了。”母親催促我說:“你還是先走吧,人家都十萬火急著找你呢。”
  
  我說沒什么事情啊,沒有人要馬上就見我啊。母親說:“你急的剛才打電話都變聲了,還以為俺不知道?你先去忙吧,俺一個人能行!”我笑母親說:“那是我說北京話,說咱們這里的話那邊的朋友聽不懂。”但母親還是固執了起來,她一邊顧自埋怨城里醫院的效率慢,一邊堅決地再三催促我先走,母親說:“早知道城里的醫院做事這么慢,我就不來城里治牙了。瞅瞅,耽誤你了半晌午時間了。”母親很不安,不停地低聲一遍又一遍自責著,她一會兒站起來,一會兒又坐下去,嘴里不停地艾怨說:“怎么這么慢?怎么這么慢?”
  
  終于輪到母親了,母親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斷然地又一次催促我說:“這下子沒事了,你先走吧,那么多人都在等你呢。俺一個人能行。”我執拗地說:“還要付費、取藥呢,你一個人怎么能行?不就是需要我陪你一上午嗎,看把你慌得坐立都不寧了!”母親不安地嘟囔說:“都一大上午了,不知都耽誤你多少事情了。”然后就蹣跚著走進了牙科室。
  
  看著母親不安的樣子,我的心忽然就有些酸楚,我不就陪了母親一個上午嗎?而母親呢?當我幼小的時候,夜里哭鬧,母親抱著我們一夜不睡地在屋里不停地踱步;當我生病的時候,母親總是寸步不離地緊緊偎著我,有時是一兩天,有時甚至是十天半月;當夜深時我坐在寒夜的燈光下默默寫作業的時候,母親就一個人在客廳的黑暗里靜靜地獨坐著,我床頭的燈沒有熄,母親就睡不著。甚至很多的夏夜,我早就甜甜地睡熟了,母親還靜靜守在我的床邊,為我輕輕地搖著蒲扇……
  
  誰能計算出母愛給了我們每個人多少的光陰,而我們誰又能陪了母親多少的時間呢?如果母愛是春天,我們回報給母親的,不過是一個短暫的花期。如果母愛是永恒的陽光,我們回報給母親的,不過是清晨那顆閃光的露珠……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