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的風度"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人生哲理> 救命的風度

救命的風度

時間:2018-07-01 來源:admin 點擊:

  唐貞元十六年,節度使張建封病危,濠州刺史杜兼聞訊趕了過來。他倒不是因為和張建封有多深的感情,而是看中了他的職位。
  
  在唐朝末期,藩鎮的節度使之職多是誰搶到手就幾乎是誰的,再要一道朝廷的任命就可以了。正當他假惺惺地抹著眼淚時,有一個人一把拉住了他。他嚇了一跳,定睛一看,是張建封手下的從事李藩。
  
  李藩面色嚴肅地說:“張仆射病到如此危險的地步,你應當留在濠州,防止出現意外,現在卻丟開州城,來到這里,你打算干什么呢?你最好趕快離開,否則我準會參奏你的!”
  
  杜兼突然被人點中了心事,內心惶恐不安,一句話也沒敢說就回去了。
  
  杜兼這個人,按史書中的描述,“性浮險,尚豪侈”,生性狡黠陰險,強悍殘忍。被李藩半路上打擾了美夢,他越想越不是滋味,于是拿起筆,給皇帝寫了一份奏折,意思是說李藩在張建封去世之際散布謠言,動搖軍心。
  
  唐德宗聞報大怒,馬上暗中給淮南節度使杜佑下了一道詔書,命令他嚴懲李藩。
  
  杜佑接到詔書,很是不忍,因為他素來器重李藩,特別欣賞他的風度。
  
  李藩出生于官宦之家,年輕時就恬淡文雅,喜歡讀書,注重修身。已去世的父親給他留下了豐厚的家底,然而他從不以錢財為意,經常拿錢資助別人,弄得他的家境沒幾年就不寬裕了。到40多歲時,李藩還沒有入仕,家里只出不入,吃飯都成了問題。
  
  猶豫了十多天后,杜佑命人把李藩叫來,對他說:“現在發生了一點事情,你不要慌張。”說完,他從懷里掏出了皇帝的詔書。
  
  李藩看罷詔書,神情一點也沒有改變,他從容地看著杜佑。
  
  杜佑暗暗稱贊李藩的氣度,囑咐說:“你小心,別說出去,我已經秘密上奏陳述此事,用我一家百口的性命來擔保你。”
  
  雖然有杜佑的擔保,德宗皇帝仍然不放心,下令傳召李藩來長安。
  
  結果,當他看到李藩安閑優雅的神態時,心一下子就軟了,說:“這怎么會是作惡的人呢?”
  
  德宗不僅沒有處罰李藩,還把他留在了身邊,讓他當起了秘書郎。
  
  成了皇帝身邊的人,李藩并沒有一點得意之色,而是一如既往地按照自己的準則行事,甚至皇帝做錯了事,他也敢于糾正。
  
  當時,河東節度使王鍔花費數千萬賄賂權貴寵臣,請求兼任宰相。那時官帽子滿天飛,不少節度使都掛名“同平章事”,享受宰相的虛名。
  
  有一天,李藩與中書舍人權德輿在中書省值班,突然接到皇帝的密旨,上面寫道:“王鍔可以兼任宰相,立即草擬詔書報來。”
  
  李藩早就知道王鍔買官的事。他拿起筆來,在詔書上涂掉了“兼任宰相”等字,上奏意見寫道:“不可。”
  
  權德輿一見,大驚失色,連忙說:“你即使認為不可,也應該另外寫奏章,怎能用筆涂改詔書呢?”
  
  李藩說:“事出緊急,一旦敕書發出,就不能收回了。太陽要落山了,我們哪有足夠的時間反對它呢?”
  
  因為李藩的反對,德宗只好把這事擱置起來,王鍔的宰相夢成了一枕黃粱。
  
  唐憲宗元和年間,李藩被任命為宰相,這得力于著名宰相裴垍的大力舉薦,理由是李藩“有宰相的氣度”。李藩因此登上了政治生涯的頂峰。
  
  因為風度翩翩而因禍得福,看來李藩真是幸運的人,其實未必盡然。
  
  風度是一種內心的平和,也是一種對品格的堅守。許多事情有因果關聯,如此大氣的李藩帶給我們的,是一種令人溫暖的正能量。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