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著臉參加婚禮"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傷感文章> 黑著臉參加婚禮

黑著臉參加婚禮

時間:2018-06-14 來源:admin 點擊:

  林又陽要結婚了。
  
  婆婆通報這個消息時,我還沒心沒肺地傻樂了半天,小叔子要結婚,當然是大喜事。婆婆生活在故鄉的小城,對我們這邊的喜事流程不那么熟悉,作為嫂子的我,自然要義不容辭地擔起責任。
  
  婚宴、司儀、禮賓……我只顧著自說自話,一抬頭,卻看見婆婆和林又夕正面面相覷,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么了這是?
  
  婆婆臉一紅,艱難開口:“小顏提了要求,要結婚,必須有婚房。”
  
  “要婚房?那好說啊,租一套就是了,我們小區就有精裝修的房子出租呢!”說到這里,我又自告奮勇:要不現在就給又陽打電話讓他們過來看看?
  
  婆婆尷尬地窘在那里,林又夕一把摁住電話:“小顏是要又陽有自己的房子才肯結婚。”
  
  自己的房子?我一下子跳起來,小顏瘋啦,現在房子多貴啊,她以為林又陽是富二代呢。
  
  “其實,她要求也不高。”婆婆環視一下我的房子,又囁嚅著來一句:“像這套房子這么大就行。”
  
  我哧地一聲笑出來,我和林又夕的房子雖然只有60平方米,可這是市中心啊,每平方都過萬了,林又陽上班才兩年,哪里有錢來買房子。
  
  林又夕頭垂得低低的,我心里閃過的一個不好的念頭,莫非,他答應要出錢給小叔子買房了。一瞬間,我有點急眼了,結婚6年,我省吃儉用攢出20萬,前年公公住院花掉了一大半,剩下那七八萬元,我剛剛看好了一輛車,難不成林又夕要為了弟弟的婚事將這點可憐的錢貢獻出來。
  
  這樣一想,我慎重起來,找個借口跑進臥室,看到存折好好地在那里才放下心來。
  
  從臥室出來,婆婆和林又夕正竊竊私語,看到我,他們戛然止住話頭,我這下有點不高興了,老太太在偷偷游說兒子吧。
  
  我們的錢都給爸治病用了,也沒有多余的能力幫又陽啊。不等婆婆開口,我來了個先發制人。
  
  婆婆重重嘆了一口氣,眼圈紅了:“我知道你們沒錢,我也沒錢。唉,如果不是你爸的病,就是房價再高我們也給又陽買上了房子,但是現在……”
  
  原來婆婆沒有打我們的算盤,我長出一口氣,正暗笑自己神經過敏,林又夕輕輕一句話,晴天霹靂般炸響在耳邊:“媽的意思是,咱們能不能暫時把房子讓給又陽,等他結完婚,咱們再搬回來。”
  
  婆婆要我們把房子借給林又陽!林又陽腦袋進水了吧,什么叫“暫時借”,分明是緩兵之計,林又陽婚后賴在這里再也不走怎么辦?
  
  回到臥室,我黑口黑面對著林又夕一頓吼,他滿臉慍怒:“你以為我愿意呢,可爸爸不在了,媽又沒能力,我就這一個弟弟,都二十六七了,總不能因為房子讓他的婚事黃了吧?”
  
  我一時無法接口,不過無論怎樣,也不能大哥大嫂為小叔子的婚事買單啊。林又夕黑著臉緊蹙眉頭一言不發。看他那樣子我又有點心疼,冷靜下來想一想,多少我也能理解他的難處。長兄如父,沒有了公公,他這個大哥難免要替婆婆分擔家庭重任。
  
  這樣一想,我狠狠心做出讓步:如果林又夕實在要買房,咱就出5萬元,大不了車子先不買了。
  
  林又夕長嘆一聲:“5萬元夠什么啊……”
  
  我這下徹底無語了。
  
  本來,公婆開著一家小超市,每年都有十幾萬的進賬。林又陽大二那年,他們已經決定給小兒子買房了,誰想天有不測風云,簽購房合同前夕,公公突然查出肺癌。
  
  婆婆拿出了家里的所有積蓄,這還不夠,我和林又夕又湊了十幾萬,饒是如此,還是沒能留得住公公。
  
  公公去世后,家里的小超市低價轉讓出去。婆婆的唯一收入就剩下每月兩2000多元的退休金,這點錢在這個物價飛漲的時代,實在毛毛雨得很。
  
  這樣一想,我又有點怪林又陽,他都多大的人了還不體諒媽媽的艱難,買房買車,就是榨干老太太骨髓也沒有這個能力啊。
  
  “可是他又能怎么辦?要知道,小顏是有對比的,憑什么咱們結婚有婚房,到了她這里就一窮二白。”
  
  我撇撇嘴巴哼一聲:誰讓她沒趕上好時候。
  
  “你還別這么說,房產證上寫的是老媽的名字,房子說到底還是老人的財產。”
  
  我的頭嗡的一下子。林又夕一句話提醒了我,是啊,房子是我們婚前買的,房產證上還寫著婆婆的名字呢,要是老太太真的固執己見,我們怎么辦?
  
  看我六神無主,林又夕又極力游說:“要我說,咱還是趁早高風亮節一點,主動搬出去,等又陽結完婚,咱再盡快想辦法搬回來。”
  
  我狠狠一推他:想什么呢,搬出去?
  
  為了讓婆婆看清我的決心,第二天的餐桌上,我極鄭重地宣布:如果要我從這套房子搬出去,條件就一個,離婚。
  
  出差一周,和林又夕在電話里吵了N次,回來時我負氣沒通知他,自己打車回的家。
  
  打開門,整個人赫然愣住,短短幾天,我的家已經面目全非了。所有家具都不見了,空蕩蕩的房間站著四五個裝修師傅,又是貼壁紙又是裝燈具。林又陽站在玄關那里,看到我,笑得跟朵花一樣奔過來:“嫂子,你回來啦。”
  
  林又夕先斬后奏,趁我不在竟然讓出了房子!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