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從一場賭局開始"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傷感文章> 愛情從一場賭局開始

愛情從一場賭局開始

時間:2018-06-06 來源:admin 點擊:

  兩個人初次相識
  
  張一佳是在陪丁玥去醫院看牙科時認識了田文鑫。田文鑫不是牙醫,他是肝膽科醫生,是丁玥找來的熟人,她說有熟人好辦事。
  
  丁玥躺在椅子上補牙,張一佳和田文鑫退到走廊上等候。張一佳趕緊說:“田醫生你去忙吧,丁玥也沒什么事,我一個人等她就行。”田文鑫說:“沒事,我陪陪你吧,你一個人在這里也無聊。”
  
  張一佳聽了心里有些驚異,兩個陌生人有什么話題呢?好在田文鑫健談,并不需要她說什么,所以兩人不但沒有冷場,氣氛倒是漸漸融洽。等丁玥出來時,張一佳對田文鑫已沒有了陌生人之間的拘束,談話間就已經像朋友了,本來張一佳也不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女子。
  
  回去的路上,丁玥一邊開車一邊對張一佳說:“這個田文鑫家世好,又出國深造過,前途可是一片光明,為人也風趣幽默,怎么看都是人中龍鳳,可我就是拿不下來,張一佳,你身上倒是有股不服輸的韌勁,不如你來‘啃啃’?”
  
  沒人回答她,丁玥回頭,看到張一佳歪著頭已經睡著了。
  
  第二天晚上,丁玥請田文鑫和牙醫吃飯。在酒店,田文鑫看到只有丁玥一個人到時,有些奇怪地問:“張一佳呢?她不會沒來吧。”丁玥笑了說:“早就來了,一會你就會看到的。”
  
  丁玥喊服務員上菜,跟在服務員后面一起進來的是著一身職業套裙的張一佳。田文鑫趕緊起身讓座,張一佳笑著說:“我是來給你們服務的。”原來張一佳是這家餐廳的經理,她一邊熟練地斟酒一邊輕笑著說:“我在這里打工5年了,是從服務員做起的。”
  
  4個人一頓飯吃得很愉快,散場時田文鑫說:“張一佳,給下你的名片,以后來吃飯你要給我打折。”
  
  那天晚上,下班剛回到學校宿舍,張一佳就聽到手機提示音,打開是一個驗證信息,請求加好友的人是田文鑫。
  
  戀愛時光開心美好
  
  再看到田文鑫已經是半個月后,張一佳剛好在前臺背對著門看賬單,一束香水百合就擺在了賬本上。沁人心脾的馥郁讓張一佳神情一振,轉頭一看便是田文鑫一張比花還燦爛的笑臉說:“借花獻佛,病人家屬送的,剛好到你這里吃飯,就給你帶來了。”張一佳含笑接受,把他送到二樓包間門口說:“謝謝你的花,我很喜歡。”
  
  那晚張一佳下班出了酒店大門,就看到田文鑫站在一輛奧迪車旁,他對走過來的她說:“我送你回去,可不要拒絕,因為我已經在這里等了你一小時又十分鐘了。”張一佳笑了,說我還真的沒法拒絕你了。她打開門車,想坐到后排座位,卻看到一大束嬌艷的紅玫瑰躺在那里。她只好坐到前排,并開玩笑地說:“你家是開花店的嗎?怎么有那么多花呢?”田文鑫說:“我說那也是病人家屬送的,你會相信嗎?”“為什么不信呢?也許是人家看上你這個醫生也未可知。”張一佳繼續開玩笑。田文鑫停了車,轉過頭對她認真地說:“這一束是我剛去花店買來的,是送給你的。”張一佳愣住了,她說:“田文鑫,你了解我多少呢?”他望著她的眼睛真誠地說:“我知道你的一切。知道你是孤兒,從考上大學的那一天開始就自力更生。你每天去酒店打工,為自己賺取生活費和學費。你現在讀的是酒店管理研究生,我還知道5年了,你在這個酒店沒請過一天假,領導對你是稱贊有加。”他的眸子亮如星辰,誠懇地說:“給我一個機會,讓我陪伴你。”
  
  張一佳紅了眼眶說:“是丁玥告訴你的吧?你確定不是可憐我?”田文鑫說:“不是可憐,是心疼你。”張一佳的心一下就熱了起來。
  
  那晚,田文鑫把車停在校園里,他們坐在車上一直聊到凌晨5點,彼此都有相識恨晚的感覺。
  
  張一佳開始戀愛了,之前她覺得沒有時間也沒資格,那天晚上,她感覺老天對她不薄。以后很多個晚上,田文鑫不加班時都來接她。
  
  這段時間,張一佳覺得時間過得非常快。忙學習,忙工作,當然最主要是忙戀愛。每天晚上下班后才是她和田文鑫兩個人的時光,雖然田文鑫工作也忙,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但也足夠了,愛情和在一起的時間長短是沒有關系的。
  
  愛情真相是個賭局
  
  后來有一天,田文鑫來酒店吃飯時把張一佳也叫進了包間,那是家庭聚餐,聚齊了田文鑫所有家人,張一佳毫無準備。良好的職業素養讓她面對各種場面自始至終都能保持不慌不亂的狀態。
  
  只是當她走進包間時,她還是有些驚嚇到了,她看到酒店的老板也在座。田文鑫笑著給他介紹說:“這是我的父親。”
  
  張一佳不知道這頓飯是怎么吃完的,平時的干練和自信都不知去了哪里,好在,沒有任何人刁難她。
  
  張一佳打電話給丁玥,有太多的疑問要問她。例如,為何她自己沒選擇田文鑫。丁玥急急忙忙說沒時間聊,就掛了電話。
  
  丁玥是張一佳的命中貴人,大學報到第一天,張一佳就失手把下鋪同學的一瓶昂貴的香水打碎了,是丁玥看出了她的窘迫,替她賠了一千多塊。在她到處勤工儉學賺取生活費時,又是丁玥托父親幫她找到了酒店這個跟專業相關,收入還穩定的工作。
  
  大學四年,丁玥是她唯一值得信賴的朋友。她們彼此了解也彼此欣賞,張一佳喜歡丁玥的灑脫不羈,丁玥喜歡張一佳的堅韌不拔,都是各自身上缺少的東西。
  
  丁玥終于肯見張一佳了,她滿面春風,氣色極好,跟張一佳解釋說忙戀愛了。于是張一佳開門見山問她怎么沒選擇田文鑫?丁玥看著她有些羞怯的表情大叫:“天啊,你真的和田文鑫在一起了嗎?我真要佩服你的堅強勇氣了,他父母很精明的,對未來兒媳的人選要求很高的,你要做好準備。”
  
  張一佳聽了,突然間就有些悲傷,因為心底的隱憂被另一個人證實了。她說:“你從沒告訴過我他家的背景。”丁玥說:“我上次看牙,從田文鑫看你的眼神我就有些猜到,果然晚上他就打電話向我打聽你,我就激將他說你們不會成功的,然后他就跟我打賭,說他如果贏了就給我介紹男朋友。”
  
  張一佳驚得無法思考,愛情,她的愛情竟然是從一場賭局開始的。難怪田文鑫的家人不曾刁難她,人家是根本沒把她放在心上。
  
  賭局亦是愛的宣言
  
  張一佳不知該慶幸還是該反省,好在自己從來不是個張揚的人,酒店里沒有人知道她的戀情,不然她就要羞得無地自容了。只是她心里難受,第一次戀愛竟然是這樣開始的,自己小心謹慎,可第一次敞開心扉,就遇上這樣的男子。當初就該知道丁玥喜歡田文鑫的,這兩家條件才是旗鼓相當的。
  
  有兩個星期沒有見到田文鑫了,他發短信說醫院這陣很忙,張一佳也沒回,他這樣冷處理對兩個人都是最好的結局。
  
  晚上,丁玥喊她吃飯,說打賭贏的一方要擺一桌,依然在她上班的酒店。張一佳說:“你們吃吧,我就不參與了。”“你知道我是怎么認識田文鑫的嗎?哈哈,你不會真的相信我們是熟人吧?說來你都不會相信,我人生里唯一一次相親對象就是他。”丁玥在電話里樂呵呵地說。
  
  張一佳想,自己還是去做個了斷吧。進入包間,人還沒來,張一佳自斟自飲起來。酒入愁腸愁更愁,她一個女孩子,父母去世得早,一直靠表面的堅強努力生存著,內心的軟弱只有她自己知道。
  
  田文鑫進來,坐在她的身邊,張一佳有些恍惚,她記起第一次吃飯的那個晚上,田文鑫就在這里,也是用他那雙含笑的眼神,俘獲了自己。那個時候,還沒有賭局。
  
  張一佳說:“田文鑫,我恨你。”他卻擁住她說:“我愛你。”他接著告訴她,她是他爸爸三年前就看好的兒媳人選,是他不肯來見人。和丁玥來這里吃飯,看到她才知道。回去問了父親,果然是。“丁玥跟我打賭是另有原因的,她第一次去看牙時就看中了我們醫院的牙醫,拖著我打賭是為了讓我給她介紹的,現在兩人都開始談婚論嫁了。”
  
  正是冬天,桌上的火鍋“咕嚕咕嚕”冒著熱氣,張一佳閉上眼睛,眼淚一下就下來了。田文鑫說:“真傻,這不是賭局,是勢在必得的宣言。我錯過了你三年的時光,以后的時光不會再錯過了。”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