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傳說] 別人家的孩子"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故事會> [新傳說] 別人家的孩子

[新傳說] 別人家的孩子

時間:2018-01-10 來源:admin 點擊:

  一、五百強高管換成了公務員
  
  大年二十八的晚上,檀冰拖著行李箱進了家門。老媽眼尖,一眼看出兒子黑多了,表情怪怪的不說,口音也有點怪異,不時冒出一句別扭的方言,不由得又埋怨起來:“你要是像人家畢成那樣考上公務員就好嘍,接觸的人沒公司那么雜,哪能一張嘴就是這不三不四的鳥語!”
  
  畢成是檀冰的同學,兩人年齡相當相貌相似,甚至有時候雙方父母也會搞錯,后來他們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學,關系那是好得沒法說。可是檀冰大學畢業去了南方大都市的一家公司當高管,而畢成到了外省一個小縣城的司法機關做公務員,兩人在外工作都是半年多才回一次家。檀冰性格內向,不擅言辭,所以開朗健談的畢成從小就是爸媽嘴里的“別人家的孩子”,每次數落檀冰第一句話就是“看人家畢成那孩子”。
  
  檀冰張張嘴沒說話,老爸有點聽不過去了:“成天嘮叨別人家的孩子有出息,兒子這大半年回一次家,明天再嘮叨行不行?”
  
  老媽沖著老爸發了火:“我說說怎么了?我這不是恨鐵不成鋼嘛!”
  
  老爸還要回嘴,檀冰怪異地看了一眼老媽,轉身就回了自己的屋子。老媽打開他的箱子,卻驚訝地喊起來:“檀冰!這箱子不是你的呀!是不是拿錯了?”
  
  老媽從箱子里拖出兩件警服,還有一些很眼生的物品,有幾本書也都是關于刑法的。
  
  老媽喊了半天,檀冰卻一直在屋里打電話,足有半小時才慢吞吞走出了屋子,撲通一聲跪在了老媽跟前:“爸,媽,兒子對不起你們!我……我跟畢成互換了身份,我現在是他,他是我了!”
  
  好半天老媽才回過神,顫抖著問:“什么對掉?你倆雖然長得像,歲數生日都差不多,可畢竟是兩個人啊,怎么掉換?”
  
  檀冰艱難地開口說起來。原來今年十一長假,檀冰和畢成約好了去湖南腹地一處人跡罕至的村寨游玩,那里景色幽僻,民風淳樸,他們玩得很開心。那一天村里一個小女孩掉進了幾十米深的大湖,檀冰和畢成奮不顧身救出了孩子。全寨的人感激涕零,為他們舉辦了篝火晚會,族長是個會巫術的九十歲老人家,摸著他們的頭頂問他們有什么心愿,他們古老的巫術可以讓人心想事成。
  
  畢成拉著檀冰悄悄商議:“檀冰,你相信他們的話嗎?”
  
  檀冰迷迷糊糊點點頭,這幾天在村里親眼見到了許多奇異的事,讓他堅信的確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存在。兩人商議半天,畢成說出了自己的苦衷,原來畢成父母也一直對他不滿意,“看別人家的孩子……”這句口頭禪伴隨他直到長大成人,特別是檀冰當上了高管,而畢成考上了公務員,老人家更是心理不平衡,覺得小縣城的公務員沒什么發展,還是檀冰這樣在大都市打拼的白領有前途,也更有面子。
  
  畢成的心病跟檀冰不謀而合,兩人決定把煩惱告訴老族長,看看能不能讓他們的父母改變心態。
  
  老族長想了半天說:“他們不在這里,改變他們我做不到。不過我可以在你們身上施法。如果你們愿意,就互換一下身份,正好你們長得很像。我這里有一種草藥,涂抹到身上可以改變膚色。至于你們腹中的學識,來,把這碗藥汁喝下,你們會如愿以償的。”
  
  兩人面面相覷,半信半疑喝下那碗氣味濃烈的藥汁,不由得困倦起來,昏昏沉沉中聽到耳邊的鼓聲更加激烈,老族長慢慢摩弄他們的囟門,嘴里嘰里咕嚕說著一連串咒語,兩人不知不覺睡著了。醒過來以后已經是天色大亮,兩人坐起來互相看看,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的膚色果然對調了過來,模樣似乎也更像了!
  
  他們趕緊閉上眼睛回想一下度假之前單位的工作,檀冰腦海里出現的果然是那些案子公文,畢成的腦子里則是財務報表!
  
  二、跑了的魚最大
  
  檀冰說到這兒停下來,老爸老媽都聽傻了,好半天老媽才問道:“然后呢?你們……就換了工作,你去小縣城當公務員,他去替你當高管?”
  
  檀冰點點頭:“反正你和我爸一心盼著我做公務員,他老爸老媽也時刻眼饞我的高管身份!”
  
  老爸還是滿臉的狐疑:“可你們倆雖說長得像,還是有區別的,單位同事都沒發現?”
  
  檀冰苦笑著:“老爸,我們單位是五百強企業,每個人的工作強度都大得驚人,動不動就有過勞死的同事,大家心里只有自己那攤事兒,哪有心思觀察其他員工的細微變化!至于畢成的單位,是在山高皇帝遠的小縣城,部門人不多,我開始上班戴口罩,說是感冒了,半個月以后摘掉口罩,也沒人發覺。老爸老媽,你們不是成天眼熱別人家的孩子嗎,這回我成了畢成,你們高興壞了吧?”
  
  老爸老媽互相看看,老媽咧著嘴說:“高興,高興!我們就盼著這一天呢,不過人家畢成可別反悔,再跟你換回來呀!”
  
  檀冰連連搖頭說不會,老爸接著去廚房炒菜,老媽繼續整理衣箱,打開最里面的錢包,里面是薄薄的一摞鈔票。老媽不解地看著檀冰,檀冰漫不經心地說:“是這樣,跟畢成互換以后,他工資才兩千多塊,不夠我一個月隨禮的呢,前半年攢的都倒搭進去了。”
  
  老媽咂著嘴說:“可是年終獎呢?每年你的年終獎可有七八萬哪。”
  
  檀冰一臉苦相:“老媽,你還以為我在五百強啊?現在這清水衙門,年終分了點水果色拉油,獎金就象征性地給了兩千。減去買車票的錢,剩下的是我孝敬您二老的。原來那家五百強今年不但給了大紅包,還獎勵員工帶父母去旅游過年,明天一早畢成一家三口就得出發。”
  
  老媽雖然還是咧著嘴,可那笑容多少帶著點失落。
  
  第二天早飯過后,老媽悄悄來到畢成家,還真是鐵將軍把門,鄰居說他們一家三口出去旅游了。看來換身份這事兒是真的!
  
  除夕這天,老爸老媽決定去酒店吃年夜飯,算是對兒子當上公務員的慶祝。這一天的飯菜奇貴,老爸老媽不心疼錢,大大方方點菜,三口人推杯換盞,和和美美。
  
  結賬時服務員微笑著說:“1458元。開發票嗎?”
  
  老媽豪氣地說:“給你1500,不用找了,給我開兩千的發票!”
  
  檀冰大吃一驚,拽著老媽問:“媽,你一個下崗女工,我爸是私企司機,開發票去哪兒報銷啊?”
  
  老媽神秘地一笑:“兒子,你別當老媽啥也不懂!畢成他媽可不止一次跟我顯擺了,說他們畢成回來吃飯的票子都能拿到單位去報!”
  
  檀冰苦笑著一邊搓手一邊跺腳:“哎呀媽,那都是老皇歷了!現在中央提倡節約,像以前那樣隨便開發票報銷,門都沒有!您想讓我被開除公職呀!”
  
  本來挺好的一頓年夜飯,被這個小尾巴鬧得三口人都悶悶不樂。除夕夜過去了,檀冰開始到處參加同學聚會,老媽卻忙著給他托媒提親。她早替兒子相中了一個女孩,可人家是個教師,找對象第一要求就是找個公務員。以前老媽托人問過好幾次,女孩都不答應,現在好了,兒子終于也有了求親的資本。
  
  大年初三,檀冰被老媽逼著打扮得整整齊齊去相親,可臨出發的時候介紹人來電話了,說女老師又一次回絕了!
  
  老媽不甘心地刨根問底,介紹人說,人家女老師說了,隔省小縣城的公務員,工資低待遇差,太沒含金量!
  
  老媽傻了眼,撂下電話開始嘮叨:“檀冰啊,你想想辦法,趕緊調回到咱本地吧。”檀冰嘴巴咧得像個苦瓜瓢:“老媽,公務員調動哪有那么容易,何況是跨省呢!您是不是看我以前從這家公司跳到那家公司的,覺得特簡單?那是私企,憑本事!這是官場,靠拼爹!”
  
  老媽想了想,又有了主意:“不調回來也行,那你琢磨提個科長啥的,媽給你拿一萬元送人情,你看夠不夠?”
  
  檀冰說:“哎呀老媽!一萬?乘以五十還有可能!這可不是我以前升職,有業績有本事就行,官場講究的是循序漸進,慢慢熬!”
  
  老媽不死心,又托了幾個熟人給兒子介紹女朋友,可姑娘一聽說檀冰的情況,都是一口回絕。讓老媽郁悶不已:差啥呀,咱兒子好歹是個公務員啊!
  
  一天后,檀冰上網看到最新出臺的一條新聞,他所在的那個縣城開始實施公務員聘任制了,三年一考核,考核結束合格的繼續聘任,不合格的辭退。
  
  檀冰把這個最新消息告訴老爸老媽,這最后一根稻草一下把老媽擊倒了。她失神了一會兒,忽然一把抓住檀冰的手:“兒子!你去跟畢成說,咱不換了,再換回來吧!”
  
  檀冰吃了一驚:“老媽,畢成這公務員的崗位您羨慕了可好幾年了,每次打電話都嘮叨著說人家的孩子怎么有出息,如何如何穩定。我好容易才說動他跟我對換,現在要改聘任制了就換回去,他又不缺心眼,能同意嗎?”
  
  老媽也急了:“不同意不行!敢情這也是一山看著一山高,以前我總眼熱人家的孩子,其實我孩子也不差,別人沒準還眼熱我呢!我呀,就是太不知足了……”
  
  檀冰撲哧一下笑出了聲,無可奈何地說:“好吧,畢成跟老爸老媽旅游也回來了,我這就去跟他見面,問問他肯不肯跟我換。不過老媽,咱可說好了,這次換回來,您可不能再反悔,也不能跟我說別人家孩子有出息這類話了。這些年我一直憋著不敢跟您說,其實這話對孩子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老媽連連點頭,催他趕緊去找畢成。
  
  三、原來天下真有后悔藥
  
  檀冰下了樓給畢成打了個電話,兩個好哥們在一家快餐店見了面。檀冰一見面就問:“畢成,你老媽這幾天感想怎么樣?”
  
  畢成搖頭苦笑:“還能怎么樣?開始聽我說跟你換了,也是樂得歡天喜地,到處給親友打電話顯擺我年薪也十多萬了。后來我帶他們去大都市旅游觀光,特意去看了你那家五百強企業最著名的‘跳樓街’,還告訴他們,我們公司高管過勞死在全世界位居前列。然后你安排好的那個哥們又給我打來電話,說經濟危機大幅度裁員,告訴我隨時做好走人的準備。這一下直逼我老爸老媽心理防線了,嚷嚷著說成天眼熱別人家孩子做高管賺高薪,敢情比穩穩當當的公務員差多了!雖說現在實行聘任制,可只要不搞歪門邪道兢兢業業為民服務,不還是鐵飯碗嘛!”
  
  兩個年輕人拊掌大笑,笑聲引得好多人看他們,檀冰說:“走吧,各自回家把拖箱換過來,咱倆也真是的,約好了一起回家,買的箱子一模一樣,要不能拿錯了?”
  
  畢成笑著說:“就是因為拿錯了箱子,我才靈機一動想了這個好辦法。咱倆長得本來就像,你這張臉又在湖南旅游曬黑了,他們才相信的。哎對了,現在我爸媽是巴不得我跟你換回來,就是不知道以后會不會再反悔。”
  
  檀冰一呆,苦笑著說:“我不知道。因為人心難測,跑了的魚永遠是最大的!”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