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愛情,愛上他"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愛情文章> 愛上愛情,愛上他

愛上愛情,愛上他

時間:2016-10-07 來源:admin 點擊:

  在唾手可得的榮華富貴和心動不已的貧窮愛情之間,我最終做出了選擇——后者。沒想到,貧窮的背后竟然是令人眩惑的驚喜……
  
  一
  
  章凡是一個從美國回來的MBA,他的公司位于上海著名的金冠大廈的56層,300平方米的別墅位于上海近郊,父親是銀行副行長,母親是大學教授……章凡,是所有親友向我推薦要嫁的人,他從容地活在這個繁華國際大都市的頂端。
  
  章凡有一次對我說,柳萱,你真不像是住在上海“下只角”弄堂里的女子。
  
  我笑,其實我心里很反感。他嘴里的“下只角”刺傷了我。
  
  我反感章凡對弄堂的輕視,可是,不會有人心甘情愿地喜歡那個地方,包括在那里生活了26年的我。
  
  父親去世得早,我和多病的母親、下崗的兄嫂以及一個8歲的侄子住在一起,住在一個18平方米的“火柴盒”里。房子搭成了兩層,下面勉強隔成了兩個小房間,我則睡在閣樓的地板上。房間里一年四季見不到一絲陽光,終年散發著一種潮濕的霉變氣味……
  
  事實上,大部分的弄堂女子,都會走向另一個極端。正因為從小在這樣的環境里長大,她會有更強烈的走出去的愿望,她會逼著自己出色,逼著自己脫胎換骨。一旦有機會到了陽光里,她就能像花一樣開放,像毛毛蟲蛻變的蝴蝶一樣優雅起飛。
  
  比如我。
  
  二
  
  認識一個月來,章凡用心地在追我。他的優越條件讓所有人羨慕我的好運,包括我的家人對他也是非常認可。我想,我應該愛他,應該抓住機會嫁給他。
  
  感情到了“應該、不應該”的份上,我知道了它的不純粹。因為面對章凡,我始終找不到那種可以命名為“愛”的感覺。我很現實,但骨子里還有不肯妥協于現實的固執,于是我一直猶豫著,不肯讓章凡走得太近。
  
  我想,我需要時間。
  
  周末的晚上,章凡約了我去茂名路“酒吧一條街”上的Blue酒吧。酒吧里每晚固定的演出還沒有開始,為數不多的幾個人三三兩兩地坐著。旁邊一個本地高貴女子和一個外國男人坐在一起,用英語很大聲地交談,在安靜的室內,一句一句地撞進我的耳朵里。
  
  外國男人抱怨中國的啤酒很難喝,那女人連聲附和著:“是啊,我剛從法國回來后,什么都不習慣,連喝水都要繼續喝從法國帶回來的礦泉水……”
  
  我實在忍無可忍,走上前去,微笑著對那個女人說:“小姐,那可是真遺憾啊!你應該從法國收集一些空氣帶回來……”話音剛落,周圍哄堂大笑,那倆人尷尬離去。
  
  我大獲全勝,滿足地喝一大口啤酒后,起身去洗手間。
  
  在走廊拐角處,站著一個高高的男子,白襯衣黑褲子,長得棱角分明。他倚著墻,瞇著眼睛笑著看我,忽然朝我伸出大拇指。
  
  酒吧的演出開始了。漫不經心地聽了幾首后,我忽然聽到了一陣久違的熟悉旋律,“孤單的手緊抱著你的腰,像昨日正相愛時候,你說今天以后,不必相見也不必挽留……”是我最愛的一首老歌。抬眼望去,坐在舞臺中央輕吟低唱的,就是剛才那個奇怪的男子。
  
  感動像風一樣流過。我對章凡說:“這首歌,那是我讀大學時最喜歡的一首……”章凡聽了,叫來服務生,在他的托盤里放上兩張鈔票:“告訴那個歌手,我女朋友想再聽一遍剛才那首歌。”
  
  我皺眉。看著那個服務生走向那個男人低語了幾句,他抬起頭,眼風向我而來。我看著他向服務生吩咐幾句,然后收拾起吉他徑自走了。
  
  我偷笑,章凡的臉色則很難看。那個服務生將錢放回章凡面前說:“對不起先生,剛才是他的最后一首歌。如果這位小姐喜歡這首歌,可以明天再來。”
  
  三
  
  第二天晚上,我只是小小地猶豫了一下,就決定一個人去Blue酒吧。我告訴自己,我是為了去聽那首歌。
  
  我去得很晚,剛進門,昨天那個服務生就過來了,說已經留了昨天的位置給我,他們老板特別交代的。
  
  我坐下來,面前已經有一杯色澤明麗的雞尾酒。不一會兒,唱歌的男子坐到了我的身邊:“嗨!你來了!”他笑瞇瞇地看著我。
  
  我說:“你不會告訴我,你就是這家酒吧的老板吧……”他笑:“當然不是了。我是流浪歌手而已。我叫楊光,你呢?”
  
  我想我實在沒必要告訴他我的名字,可是我說了。
  
  我們一直聊天,直到楊光走上臺去唱歌,那首老歌。他說:“這首歌,獻給在座的朋友,特別是一個女子,她有好聽的名字,柳萱……”
  
  就這樣和楊光成為了朋友。他會不時約我去聽歌,或者一起出去走走。我們能去的地方,也只是樹影婆娑的濱江路、人潮涌動的城隍廟和燈光迷離的外灘。這些地方風景不錯,更重要的是,花不了楊光多少錢。我想流浪歌手是囊中羞澀的。
  
  那天我和楊光去東方明珠電視塔。
  
  楊光突然說:“我一直覺得你不像是一個上海女子……但這會兒好像比較像了。”
  
  我被他逗笑了:“上海女子應該是什么樣的?”
  
  楊光說:“我在網上看到的,說上海女子最現實,找男朋友都有一個固定標準,要求是‘十項全能’:一張文憑、二國語言、三處房產、四季名牌、五官端正、六體勤快、七(妻)權至上、八面玲瓏、九(酒)煙不沾、十分老實……”楊光像唱歌似的背著。
  
  我深吸一口氣,轉身正視著他:“這不單是上海女子的標準,也會是全世界女子的愛情標準……在愛的前提下,有錢也是罪過嗎?”
  
  我們之間有片刻的冷場。然后楊光問我:“柳萱,你最大的夢想是什么?”
  
  我半天不語,看著腳下的上海城,我指著家的方向告訴楊光:“那里有我的家,一個18平方米的小屋。我讀書的費用是初中就輟學的哥哥打工掙來的,是多病的母親給別人做衣服掙來的,我是全家唯一的希望!我最大的夢想,就是讓我最親愛的家人過上幸福的生活……”
  
  我忽然哽咽了。
  
  楊光定定地看著我,眼里是讓我沉醉的萬千柔情,然后一字一句地說:“柳萱,我發誓,我會滿足你的所有愿望!”
  
  四
  
  那天我自己說出的那一段話,讓我清醒了很多。是的,我是全家唯一的希望,我不能再任性下去了。
  
  我主動約了章凡。章凡很高興,帶我去希爾頓酒店吃西餐。出來后,他提出去他的別墅坐坐,我沒有反對。
  
  章凡很高興,他敏銳地察覺到了我態度的變化。在車里,略帶酒意的他竟然提到了我們何時結婚。他說:“我們結婚后就住在這個別墅里,我會給你家人另買一處房子,把他們照顧得好好的。不過你知道,我父母都是很講面子的人,我希望你婚后不要與你的家人有太多來往!” 
  
  我頓時渾身僵硬,沉默不語。
  
  到了章凡的別墅,他把我領到臥室里,曖昧地吻了我一下,去洗澡了。我腦子里亂作一團。
  
  偶然間,我看到了章凡床頭柜上的一張表格。走近細看,上面寫著“愛情投資計劃案”,一項一項記錄著我們認識以來,章凡花在我身上的每一筆錢,甚至還有“預計投資額”、“預計回收效果”這樣的字眼。
  
  我拎起自己的包跑了出去,狠狠地關上別墅的大門!
  
  五
  
  我約了楊光去外灘。
  
  我說:“楊光,我有一個秘密告訴你,我愛你!”
  
  楊光悠悠地笑起來,深深看著我:“我知道啊……我也有一個秘密告訴你。我已經結束了一個月的假期,我父親已經決定,讓我接管他在上海所有的公司業務。我的車在那邊,我要帶你去見他。”
  
  我呆呆地聽著,呆呆地隨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一輛銀色寶馬安靜地停在不遠處,像是一個虛幻的夢。
  
  楊光微笑著擁我入懷:“柳萱,從此,把你,還有你所有的夢想都交給我好嗎?”
  
  在他溫暖的懷里,我看到天邊有一顆流星劃過。我沒有許愿,可是我知道,我已經夢想成真。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