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說愛,假裝我不在乎你"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傷感文章> 夫妻說愛,假裝我不在乎你

夫妻說愛,假裝我不在乎你

時間:2016-06-06 來源:admin 點擊:

  夫妻之間,如果一方不愛了,另一方要學會放手,因為抓得越緊,失去得越快。
  
  輸了婚姻,不輸姿態
  
  張豪再提出離婚時,我只提了一個條件:女兒剛滿1歲,等她上了幼兒園再離。“3歲前是孩子性格形成的關鍵期,她不能沒有爸爸。”看得出,張豪不是很情愿,但他眼底有愧疚之色。我繼續說:“你放心,只要你不搬出去住,每天無論你是否回家、多晚回家,我都不會再糾纏。”這附屬條款,最終讓張豪答應下來。
  
  張豪跟那個女人好了近一年,除了家里的保姆知道他外遇的事兒,我連雙方父母也沒告訴。我始終不明白他為何出軌,從戀愛到結婚,我們相處了九年,即使沒了愛情,也還有親情吧……我從最初的不甘心,與他吵、與他鬧,到后來漸漸身心俱疲,也明白過來,當一個男人不再愛你時,你作何掙扎都是徒勞。
  
  離就離吧,我想,但不能這么快就成全那個狐貍精。暫且不離,給自己一個適應離婚的過渡期,也讓那個女人著急去吧。
  
  不知張豪是如何跟那個女人解釋的,總之,接下來,我們的婚姻總算進入“平和”狀態了,甚至有一種默契——他如果回家吃飯,下班時,我的手機會響一聲;不回來,響三聲;如果有事要說,他會打家里的座機。
  
  當嘗試放下這個男人后,我終于不那么痛苦了。每天,除了上下班,我把時間都留給了女兒。偶爾,張豪下班早時,我會把女兒丟給他,自己則和保姆有說有笑地做家務,熱烈地討論家常話題。有一次,見我哼著歌,張豪忍不住問:“你有那么開心嗎?”我回:“我為什么不能開心?”
  
  是,我已經輸了婚姻,無論外表多么快樂,內心始終是悲涼的,但夜半時自己一個人哭就好了,不必昭告天下。
  
  他失去了“家庭地位”
  
  但考驗還是來了。在那個秋末冬初的時節,女兒先是得了喉炎,然后蔓延成支氣管炎,最后發展為嚴重的肺炎。在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里,我和保姆沒日沒夜地呆在醫院照顧女兒。張豪不常回家,偶爾回家,看到我們不在,居然也從不過問。
  
  女兒康復后,我和保姆都憔悴了不少。看著人高馬大的保姆瘦了一圈兒,我抱著女兒,只對她說了句“謝謝”,她便心領神會。“俏俏媽媽,你放心,你不吩咐,我就不會把這事兒告訴孩子她爸。男人如果是好樣的,那就依靠;如果不是,那就自立自強,沒什么坎兒是挺不過去的。”
  
  聽了這話,我心底多少有些心酸。女兒病成這樣,做爸爸的卻不聞不問——雖然前提是他壓根不知道這事兒。但同時,我也驚訝于自己的承受力,我想,即使真正離婚了,我也一定能帶著女兒好好過。
  
  女兒回家后,開始排斥張豪的懷抱,對我和保姆異常依賴,這讓張豪在家里多少顯得有些不自在。一天晚飯過后,他拿出一張銀行卡說:“這里有一萬元,你拿去。俏俏生病你受累了。”頓了一下,他還是說出了內心的責備:“其實,俏俏生病,你沒有權利不讓我知道,我畢竟是他爸爸。”
  
  對此,我絲毫不辯解,一個月的生挺硬抗,為兩個目的:一是讓自己堅強,就像家里沒有男人那樣;一是讓他去懺悔,在我們母女連同保姆一起度日如年時,作為父親,他卻正和另外一個女人盡享歡愉。
  
  我寧愿相信,他和她才是真愛
  
  那天,他好不容易跟女兒親近了許多,準備抱下樓去玩時,手機響了。我想,那女人應該是在逼婚吧,否則,他不會那么憤怒地表示:“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我回家時不要打電話給我!”然后,他把手機扔進了魚缸。
  
  我一直認為,他不疼愛女兒,至少在我們曾經爭吵的那一年里是這樣。可在我們“平和”的這半年時間里,他對女兒的感情變了。特別是從女兒生病后回來,也許是因內心愧疚,他連續兩三周一下班就回家,一回家就和女兒瘋作一團。
  
  那天晚上,女兒睡著后,他還發出這樣的感慨:“帶孩子真是比上班還累,但一看到女兒那些逗人的表情和動作,又覺得什么都值得了。”聽到這煽情的話,我生出一絲反感。我想,畢竟他背叛了我和女兒,我才不希望女兒跟他太過親密。
  
  于是,我潑冷水道:“我準備休年假帶俏俏回姥姥家玩幾天,這樣保姆也可以休息幾天。當然,我們不在的這段日子,你可以搬到‘那邊’去住。”他一聽,生氣了,“女兒剛跟我親近一點,你就要帶她走,你什么意思!”
  
  盡管我想反駁,比如你根本不愛女兒,但我選擇了沉默。我想讓他知道,我早已失去與他爭吵的欲望。他不甘心,但面對我的冷漠,也只好閉上了嘴。
  
  到了睡覺時間,我走向臥室時,他居然跟了進來,眼神中有欲望。在他試圖靠近我時,我一字一頓地說:“張豪,別讓我看不起你,我寧愿相信,你和她才是真愛。”他懊惱地退了出去。我以為他會轉而去找那個女人,但他沒有。
  
  他這樣的舉動,令我心煩意躁起來。我承認,盡管我下定決心要放下他,可回想起與他戀愛四年、結婚五年的點點滴滴,心中仍有痛苦、不甘和不舍……
  
  如果他不曾出軌,該多好
  
  已經連續一個月了,張豪下班即回家,偶爾還會小露廚藝,一副很享受家庭生活的樣子。我生日那天,他甚至買了一大束玫瑰花送我,還說希望自己從不曾辜負過我。看到他眼底隱約的悔意,背過身去,我竟不爭氣地掉了淚。
  
  那是他第一次跟我“道歉”。曾經,我恐懼離婚,又哭又鬧地期盼他回頭,可當我決定放棄他時,他卻開始有了悔意。這讓我的心情變得復雜起來,他的出軌像一根刺,已經深深地扎進了我的心,可如果他真的回頭,我會拒絕原諒他嗎?
  
  在我又陷入痛苦之時,公司出來兩個去澳洲學習半年的名額,我毫不猶豫爭取到機會。我想帶著女兒離開半年,把這些事情都考慮清楚。得知我要出國,張豪很沮喪。“我支持你出國學習,但女兒交給我和保姆就行了。”他死活不同意我帶走女兒,最終我獨自去了澳洲。
  
  獨在異鄉的感覺并不好,可在與張豪的視頻聊天中,我總通報著自己的適應,并特意告訴他,我在這里找到一個單親母親俱樂部。“單親母親們互幫互助,讓孩子生活在一個不健全,但絕對健康的成長環境里。”我故意透露著今后對單身母親生活的信心。每當此時,張豪便皺著眉頭不言語。
  
  其實,從我們頻繁的聯系中,我知道張豪想要回頭了。他成了一個稱職的奶爸,每次聊天都會告訴我女兒成長中的驚喜變化,令不在女兒身邊的我既羨慕又嫉妒。有一次還給我留言說:“女兒今天叫爸爸了,我多想你當時也在身邊分享這份喜悅!”
  
  保姆也偷偷告訴我,張豪每天都回家,還說那女人有一次追上門來,被張豪趕了出去。“兩個人大吵了一架,看得出來,是因為張豪跟她提了分手,她不甘心。”保姆說。
  
  聽到這些,我不知道該欣慰還是悲傷。我常想,如果張豪從不曾出軌,該多好。
  
  用寬容換幸福
  
  半年后,我在機場看到了明顯長高的女兒,還有挺顯老的張豪。
  
  因為半年未見,女兒對我很陌生,這讓張豪得意起來,“她現在晚上都跟我睡,保姆都哄不住。”坐出租車回家時,他夸張地表現著與女兒融洽的親子關系,女兒咯咯的笑聲和逗趣的童言童語,讓我感覺到了久違的家的溫馨。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剛剛還在飛機上糾結是否要原諒這個男人,現在心里已經徹底有了答案。不出所料,晚上,女兒睡后,張豪坐下來跟我認真談了婚姻問題。他跟我認了錯,還說當看到我和女兒疏遠他時,他才意識到家庭對自己的重要性……
  
  其實,我很想質問他為何出軌,我們九年的愛情在他眼里到底算什么?但最終我什么也沒問。正如那句俗話,好夫妻,一輩子都在裝傻。畢竟,每段婚姻都有它的不完美,如果跨過那段不完美,就能迎來今后的幸福,那為什么不用寬容作出讓步呢?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