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傳說] 和土豪相親"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故事會> [新傳說] 和土豪相親

[新傳說] 和土豪相親

時間:2014-08-19 來源:admin 點擊:

  瞌睡遇枕頭
  
  二寶娶了個漂亮老婆阿花,過了年也舍不得丟下阿花去城里打工,因此兩人的生活有些拮據。
  
  這天,二寶在村里碰到了他的媒人七婆,七婆把他拉到一個偏僻處,神秘地說:“二寶,眼下有一樁無本萬利的買賣,你干不干?”
  
  二寶聽了精神一振,他正窮得慌呢。七婆壓低聲音說:“你呀,叫阿花跟我去相個親……”
  
  “你想干什么?”二寶一聽就怒了,“你覺得我養不起阿花嗎?”
  
  二寶琢磨了一下,覺得這一萬塊簡直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他一拍大腿,決定豁出去了。于是,他便興沖沖地帶著七婆回了家。
  
  一回到家,二寶就把阿花拉進屋里,吞吞吐吐地跟她說了那件事。誰知剛說了個開頭,阿花就把手指戳到了他的鼻尖上:“呸!你想干什么?是不是養不起我了,就打算把我賣了?”
  
  “阿花,你別誤會!”二寶把嘴巴湊到老婆的耳根,“就是見個面,賺他那個看丑錢……”
  
  等二寶把話說完,阿花一時間既震驚又猶豫。這的確是一筆唾手可得的錢財,不就是見個面嘛。
  
  二寶摟住阿花,激動地說:“老婆,這樣的錢我們不賺,簡直就沒有天理了!”
  
  阿花考慮了片刻,點頭同意了。從屋里出來,二寶得意地沖七婆做了個勝利的手勢。
  
  接著三個人商量好了計劃:阿花被設定成剛結婚一年就死了丈夫的年輕寡婦,端莊賢惠,溫柔善良,而二寶則是阿花的婆家大哥,不忍看阿花枉度青春,一直勸她改嫁。
  
  七婆挑了幾張阿花的照片,準備帶去給大老板過目。她覺得,以阿花的姿色,再加上她的三寸不爛之舌,大老板一定會同意跟阿花相親的,到時一萬塊的看丑錢還不是手到擒來?
  
  三天后,七婆喜滋滋地來報喜了。果然,大老板愿意跟阿花相親,而且就在今天,地點在大老板的家里。
  
  事到臨頭,阿花不禁有些緊張起來,萬一穿幫了怎么辦?二寶一看,默默地握住阿花的手,鼓勵道:“別怕,你想想吧,等我們回家時,兜里裝著一萬塊……”
  
  這么一說,阿花果然鎮定了不少,她一咬牙,坐上了出租車。
  
  麻煩跟著來
  
  二寶兩口子跟著七婆走進了大老板的豪華別墅。只見大老板四十多歲的年紀,胖胖的身材,樣子倒是十分和善。他顯然對阿花十分滿意,聊起來沒完沒了。幸好阿花做足了功課,對大老板的問題都能對答如流。
  
  大老板十分高興,把七婆和二寶叫進一間屋子,擺出一只皮箱,“啪嗒”打開。二寶眼前一亮,只見那箱子里一摞一摞全是鈔票。
  
  “我定了。”大老板說,“就是她了,這是給阿花的定錢。”
  
  一聽這話,二寶心里“咯噔”一下。定錢跟看丑錢可不一樣,收了定錢,那就算是答應婚事了。二寶只好說:“我得去問問阿花的意思。”他匆匆走到阿花跟前,輕聲說:“糟了,人家看中你了!”
  
  阿花一聽,也有些慌了:“那怎么辦?”
  
  二寶沉吟道:“別慌!按既定方針辦,千萬不能答應!”
  
  回到大老板那邊,二寶裝出一副遺憾的樣子,說:“唉,阿花也是命苦,年紀輕輕就守了寡,可她跟我弟弟的感情真的非常深。她這次愿意來,也是我勸了半天才肯來的,可她就是覺得跟您沒有緣分。”
  
  大老板愣了半晌,徑直走到阿花跟前,開門見山地問:“阿花,你看不上我這個人?”
  
  阿花咬了咬嘴唇,低下了腦袋:“不好意思,我覺得我們不合適。”
  
  大老板的面部表情再次凝結了。過了一會兒,他又站起來,把七婆和二寶都叫了進去。
  
  大老板氣呼呼地從皮箱里甩出幾扎鈔票:“叫她趕快給我走!”
  
  二寶一看,心差點要跳出來了,天哪,整整五萬!
  
  回家的路上,三人坐地分贓,七婆拿走一萬,二寶和阿花則抱著剩下的四萬回到了家。晚上,兩口子樂得在被窩里數了一夜的錢。
  
  第二天,二寶和阿花弄了一大桌子酒菜關起門來慶祝。正喝得高興呢,二寶的手機響了,一接,那頭傳來大老板的聲音:“你是阿花的大哥吧,請你叫阿花聽一下,我有話要對她說。”
  
  大老板的聲音很響,連阿花都聽得清清楚楚,二寶怔了怔,只好悻悻地把手機遞給阿花,然后貼在旁邊聽。只聽大老板深情地說道:“阿花,你知道嗎?昨天你走后,我一晚上都沒睡好,我是真的喜歡上你了……”
  
  阿花慌亂起來:“你……別這樣,我們真的不合適……”
  
  大老板說:“阿花,我不知道你為什么看不上我,但請你相信,我對你是真心的。你如果嫌我胖,我可以為你減肥;你如果嫌我丑,我可以為你整容,整成你以前老公的模樣……”
  
  阿花不知道該怎么答下去了,她把手機還給二寶。大老板又懇切地對二寶說:“她大哥呀,你幫我好好勸勸阿花吧……”
  
  二寶牙疼似的直吸氣:“好的好的,我也一直在勸她。”
  
  好不容易等大老板掛了電話,二寶看著阿花,酸溜溜地說:“看來,他真的看中你啦!”
  
  阿花聽出來了,惱怒地說:“是他看中我,我有什么辦法?”
  
  二寶一跺腳,給七婆打電話。七婆告訴他,是大老板向她要電話的,逼得她沒辦法,只好給了,誰想到大老板還是個癡情種哩!
  
  二寶著急地說:“他對阿花還不死心,怎么辦?”
  
  七婆說沒關系,只要阿花打定主意不答應,他也不能搶吧。二寶一想也是,可接著再喝慶功酒,卻不那么香了。
  
  之后的幾天,大老板幾乎天天都打電話來。二寶不接吧,感覺說不過去;接吧,聽著大老板對阿花說的那些肉麻話,心里真不是滋味。更讓他不安的是,阿花接大老板的電話多了,說話時的表情也有些變了,從一開始的緊張漸漸變得自然起來,有時甚至會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
  
  二寶隱隱覺得不妙,他打算帶阿花遠走高飛去打工,免得讓阿花整天被大老板騷擾。哪知就在他剛要跟阿花提起時,大老板突然來了。
  
  征婚有條件
  
  大老板是和七婆一起來的,開著一輛金色的寶馬。二寶兩口子一見,差點癱在地上,難道露餡了?
  
  七婆暗中對二寶使了個眼色,然后對大老板說:“這就是阿花的婆家。”轉身又對二寶說,“他還是看中你家阿花,非要我帶他來!”
  
  二寶這才松了口氣。大老板提著兩只皮箱走進了二寶家,把箱子往桌上一擺,打開來,二寶和阿花一看,都驚訝得張大了嘴巴,只見一箱是整捆的鈔票,一箱是金條和首飾。
  
  二寶一時間覺得呼吸有些困難,悄悄一看阿花,也跟他一樣,差點兒喘不過氣來。
  
  大老板走過去,輕輕握住阿花的手,動情地告白道:“阿花,我是認真的。我要娶你,嫁給我吧!這是給你們家的聘禮,你們今天不答應,我就不走!”
  
  阿花怔怔地望著大老板,說不出話,最后咬著嘴唇一扭身,躲進了房間里。
  
  大老板沖阿花的背影喊:“阿花,你難道就不肯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照顧你嗎?”
  
  阿花在房里不出聲。大老板急了,要沖進去。二寶一看,這家伙今天是志在必得呀!知道這戲無論如何演不下去了,他一把抱住了大老板:“阿花不會跟你結婚的,因為她是我老婆!”
  
  大老板愣了:“你說什么?”
  
  “阿花是我老婆。”二寶抱著頭蹲到了地上,低聲說,“我們只是想騙你的看丑錢……”
  
  大老板傻眼了。他看看二寶,看看七婆,忽然哈哈大笑起來:“怪不得,我就不相信了,怎么會有看不上我的女人!”說罷,他把兩只箱子合上,遺憾地嘆了口氣,“既然是別人的老婆,那我只能算是自作多情了。”
  
  “等等!”二寶一看他提著箱子就要走,猛地從地上一蹦而起,拉住他說,“要是你真的喜歡阿花,我可以……可以跟她離婚!”
  
  大老板愣了,直瞪瞪地望著他。二寶焦急地說:“我是說真的!”
  
  阿花顯然聽到了外面的對話,從房里走了出來。二寶不敢看她的臉,說:“阿花,要不我們離婚吧,咱們都能過上好日子。”
  
  阿花低著頭不吭聲,過了一會兒,頭微微點了兩下。
  
  “你看,阿花也同意了!”二寶驚喜地對大老板說,“我們馬上就可以去離婚!”
  
  大老板看看二寶,又看看阿花,說道:“謝謝你們的好意!不過我征婚是有條件的,等阿花具備這個條件后,我再來吧!”說完,提著兩只箱子走了。
  
  二寶追出門外,望著遠去的寶馬,不禁有些神情恍惚。回到屋里一看,阿花也是失魂落魄的樣子。
  
  二寶疑惑地問七婆:“我們一離婚,阿花不就具備條件了嗎?他不是連寡婦都可以考慮嗎?”
  
  七婆狠狠地一跺腳,說:“都是我造的孽啊!你們哪,就別再做夢了,好好過你們的日子吧。人家大老板的確是連寡婦都肯要,但離婚的女人不算,除非她的男人死了!”說完,她嘆著氣走了。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