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傳說] 一碗胡辣湯引發的血案"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故事會> [新傳說] 一碗胡辣湯引發的血案

[新傳說] 一碗胡辣湯引發的血案

時間:2014-08-02 來源:admin 點擊:

  在街口擺攤賣胡辣湯的麻大娘,性格火爆,是麻遍了育紅街的麻婆。這天,一鍋熱湯剛燒好,一個女人走了過來,這女人麻大娘認識,叫劉嫂,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特別愛貪小便宜,每次都會借口沒零錢,抹個三五毛的零頭。
  
  麻大娘嘀咕著,劉嫂已經走上前來:“麻大娘,打包一碗湯,蔥多點,醋多點,辣少點……要不我們南方人吃不慣!”
  
  麻大娘本來心里就不爽,又聽劉嫂要求這么多,還質疑自己的手藝,一個氣不過,盛起一碗湯“咚”一聲擱在案板上,說:“我這胡辣湯就這味兒,你愛喝不喝!”
  
  劉嫂一看這架勢,嘴巴嘟起來:“什么態度啊,不喝了!”說完轉身要走,不料衣角掛住案板,把那碗胡辣湯打翻了,“嘩”地灑了一地。
  
  麻大娘一看,麻勁上來了,撈起大湯勺,三步并兩步趕過去,把前面的劉嫂撞了個趔趄,喝道:“臭婆娘,你賠我的湯!”沒等劉嫂緩過神來,旁邊一個姑娘一把拽住麻大娘:“撞了人還罵人?”
  
  麻大娘回敬一句:“關你什么事!”那姑娘說:“我就喜歡路見不平一聲吼,你看人家是外鄉人,欺負人家?”劉嫂看姑娘雖是好心幫自己,但并不想把事鬧大,急忙勸阻。那姑娘提高嗓門:“你怕她,我可不怕她!”
  
  麻大娘疑惑地望著那姑娘,問:“你是誰家的黃毛丫頭?”
  
  姑娘斜著眼說:“我有名有姓,李茜茜!你向這位大嬸道個歉,今天的事就算了。”
  
  道歉?麻大娘這輩子還沒有干過,她嚷開了:“世上哪有這樣的道理?她占我便宜,打了我的湯,還要我向她道歉?”
  
  “姑娘,算了算了,”劉嫂再次勸解,“我還有事要辦呢。”
  
  李茜茜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步步緊逼,罵得一句比一句難聽。麻大娘步步后退,按理說要單挑,李茜茜未必是麻大娘的對手,可是麻大娘還惦記著她那鍋湯呢。想到這,她準備撤退:“老娘今天沒空,改日跟你算賬!”
  
  可沒等麻大娘轉過身,李茜茜一步攔住了她的去路,嚷道:“想溜,沒門!”說著,伸手想抓住麻大娘的手臂。說時遲那時快,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手腕,輕輕一擰,一推,李茜茜一個趔趄幾乎倒地。
  
  麻大娘一看,是個一臉陽剛的小伙子。見有人幫襯著,麻大娘膽也壯了,氣也粗了:“小伙子,干得好!叫這幫人目無長幼!”
  
  李茜茜可不是吃素的,挨了摔,她撒起潑來,一頭扎到小伙子的懷里,連捶帶撞,叫道:“你敢摔我,讓大伙兒看看你這摔女人的男人。”
  
  一看兩人真動起手來,圍觀群眾提醒:“快打110!”劉嫂摸出手機,還未撥號,李茜茜抽身一把奪過手機,說:“我幫你打。”說著撥通一個號碼:“熊哥呀,我是李茜茜,妹子被人打了,還不叫人過來替妹出氣!在啥地方?就在樂樂超市門前,快來!”
  
  劉嫂不解地問:“打110,你打到啥地方了?”
  
  “110沒用的,要出氣就得找二公安。”李茜茜說的二公安,就是一些帶有黑社會性質的幫派。
  
  小伙子聽到李茜茜喊人幫忙,走到她面前,問:“怎么?想打架?不跟你一般見識!”轉身打算走人。李茜茜上前攔住小伙子:“怕啦?拉稀啦?”
  
  李茜茜可算是激怒了小伙子,他回擊道:“怕?今天我就看看你能整出什么幺蛾子!大娘,咱不怕他們。”說著,他也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說:“我在樂樂超市門口,有事需要兄弟們支援!”
  
  沒多久,一輛面包車停了下來,下來六個人,為首的就是李茜茜口中的“熊哥”。小伙子讓麻大娘站到路邊,自己后退一步,深吸一口氣,擺好了架勢。麻大娘想阻止也無能為力,只能為小伙子捏一把汗。
  
  “欺負老人家算什么東西!”正在這時,不知從哪里又冒出來幾個年輕人,攔住了“熊哥”一行。麻大娘一看,是小伙子的幫手們,心里油然生出一份感激。
  
  “二棍,上!”只見熊哥一揮手,一個打手突然揚起棍子,朝著對方一個人頭上打下去,只聽那人“呀”的一聲,抱頭倒地,指縫里鮮血直流,腿也一伸一縮地抽筋。
  
  “手真黑呀!”小伙子一方一個叫大愣的,躥到那個打手跟前,掏出一把刀直插對方肚子,抽出刀后,鮮血直噴。中刀者倒地翻滾,痛苦萬分。
  
  短短幾分鐘,雙方均有一人受重傷,小伙子、麻大娘、李茜茜、劉嫂目睹了這一慘狀,驚恐萬分,不知所措。
  
  “快送醫院!”不知道誰的提醒,讓他們從驚駭中緩過神來,雙方急忙把各自的傷員抬上車,疾馳而去,現場只留下麻大娘他們,剛才那份火氣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四個人無奈地停在原地,不敢報警,也不敢離開。
  
  沒多久,小伙子和李茜茜幾乎同時接到了彼此“戰友”的電話,說人已經送到醫院,生命垂危,急需錢急救。小伙子把情況告訴了麻大娘,麻大娘嘴唇發白,抖抖索索地說:“我、我哪有錢啊!”小伙子急著說:“大娘,我弟兄是為了您的事讓混混兒傷了,您能見死不救?”
  
  麻大娘雖然心疼錢,但無奈之下,她只能匆忙回到家,東一張西一張湊了三千元交給小伙子,說:“我家里就這么多了,不夠的你先墊上行不?”
  
  小伙子接過錢,急忙往醫院奔去,麻大娘打算跟他同去。沒走多遠,小伙子就收到一條短信說病人情況危急,已經轉院,要求轉賬。轉完賬,麻大娘走在回家路上,心里那個悔啊,可她更覺得今天這事蹊蹺得厲害,越尋思越不對勁。
  
  同時,故事的另一頭,李茜茜接了熊哥的電話后,就火急火燎地跟劉嫂回了家,連說:“大嬸,快想辦法找錢,出了人命不得了!”
  
  劉嫂低聲說:“人又不是我叫的……”話語中流露出深深的不滿。
  
  李茜茜急了:“我好心幫你,你怎么這么說!我告訴你,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這次要是不給錢,以后出門你可要小心了!”
  
  劉嫂急了:“你在威脅我?我這就報警,看警察怎么處理!”
  
  李茜茜露出一絲笑意,說:“報警?能免除對傷者的醫療費?看看你的手機吧,叫人電話是你打的,可不是我,到時候惹上治安處罰,罰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沒法子,劉嫂只能乖乖掏了錢。
  
  幾天后,在一家酒店的包間里,幾個年輕人在開總結會。
  
  “諸位,”小伙子先發言,“這次行動首先要表揚李茜茜,能靈活尋找機會,并使矛盾升級到我們可以利用的程度。大愣和二棍表演得不錯,要說不足的,是矛盾還未發展到極端就出手,容易引起懷疑,下次注意。另外,道具還算可以,但使用還不十分嫻熟……下面,請熊哥論功行賞!”
  
  熊哥吐了口唾沫,大模大樣地點起了鈔票:“李茜茜,一千元;大愣二棍各八百……”還沒數完,桌上幾個人突然“哎喲喲”地趴在了桌上,嚷嚷著:“這菜有問題!”
  
  “咚”的一聲,門被撞開,幾個民警闖了進來,迅速控制了局面。李茜茜吆喝道:“憑什么抓我們啊,你們有證據嗎?”警察從桌下摸出一個手機:“剛才你們表彰總結的錄音,可都在這兒咯!”這手機李茜茜認識,不就是劉嫂的嗎?
  
  一伙人無言以對,他們都沒注意,桌上一盆熱騰騰的胡辣湯,已經見了底……麻大娘躲在門外,沖身邊的劉嫂低聲嘟囔著:“盯了這些天,總算落網了,我這‘胡辣湯調包計’還靈吧?哈哈……”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