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瓶,微小說"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微小說> 花瓶,微小說

花瓶,微小說

時間:2013-12-28 來源:admin 點擊:

  花瓶
  
  陽光大酒店是縣城唯一的四星級酒店,在酒店的大廳里,有兩個非常雅致的雕花瓷瓶,一米多高,是景德鎮出的名品。
  
  一天,花瓶乙對花瓶甲說,老哥,你不覺得我們整天這樣站著很痛苦嗎?
  
  花瓶甲說,我們是花瓶,這樣站著是為了讓人欣賞的,這算什么痛苦?
  
  你看,柜臺上的小花瓶,天天都插著鮮艷的花朵,多風光。
  
  你懂什么?我們有時一天能在電視上露幾次面,你什么時候看見他們在電視上出現過?
  
  人們經過我們身邊時,不是往我們的肚子里扔煙蒂,就是扔果皮紙屑,我的肚皮都差不多滿了,也沒人過來清理。
  
  哈哈,真是小肚雞腸。你沒看見每天從我們身邊經過的,都是些別人想見都見不到的大領導嗎?那些煙蒂果皮紙屑還不都是帶著領導的唾沫和體溫的嗎?
  
  乙花瓶無語。
  
  此時有領導經過,對準瓶口彈了一下煙灰,乙花瓶感覺心里熱了一下。
  
  小偷
  
  說了你可能不信,我是一名小偷。
  
  我不但是一名小偷,而且是一名非同一般的小偷。我不偷物質,只偷思想。
  
  物質是守恒的,但思想可以交流,多重復制。因此,我雖然偷了別人的思想,但被偷之人卻是沒有什么損失的。從這方面看來,我算得上是有良心的小偷。
  
  一次,我偷了一位作家的思想,回來后寫了一篇小說,發表了。
  
  又一次,我偷了一位發明家的思想,回來后搞了一項發明,申請了專利。
  
  又一次,我偷了一位電腦程序員的思想,回來后設計了一款網絡游戲,讓無數網民癡醉不已。
  
  ……
  
  漸漸地,我在各個領域都有所建樹,成了多才多藝的名人。到我退休時,我為社會創造的財富不止千億。
  
  有崇拜者要求為我定“家”,征求我的意見,問我最喜歡什么頭銜。
  
  我淡淡答曰:小偷。
  
  阿彌陀佛
  
  三舅滿八十。100多里路,我也得去,人啦,活八十不容易,再說,人到了那年紀又還能有幾年光景?看見一回是一回啊!
  
  三舅的大兒子,我的大表哥也回來了。
  
  大表哥小的時候多病,算命的說,必須進廟子才能長大。12歲,三舅就把大表哥送進寺廟做了和尚。16歲,大表哥進了佛教學院。畢業后,到處云游。到一尼姑庵,見一美尼,動了凡心,暗結珠胎。不久,尼姑還俗生子。大表哥仍留佛門,并接替掌門做了住持。
  
  十多年前,我問表哥,和尚怎么可以結婚?
  
  命中姻緣啊,繞不過的。表哥說。
  
  你怎么不還俗呢?
  
  也是緣。表哥說,弄得我莫名其妙。
  
  表哥問我現在怎么樣了。
  
  還是局長,老上不去。
  
  隨緣吧,一切皆是空,順其自然。表哥勸我說。
  
  農村的午飯很晚,到一點也沒開始。
  
  表哥卻突然說要走。
  
  你不是專程回來給三舅做生的嗎?我問。
  
  有急事,明天我們佛教協會改選,我是會長候選人之一,得回去準備準備。
  
  不就是個會長嘛,當不當無所謂呀!我說。
  
  阿彌陀佛!哎——表哥說。說完,別過家人和親戚朋友,飄然而去。
  
  小費
  
  老北京面館的最大特色就是吆喝。
  
  有天兩人去吃面,跑堂吆喝上了:“5號桌,炸醬面兩碗。”吃完結賬,共25元8毛。
  
  甲說:“給你26,別找了。”
  
  跑堂接過錢便吆喝:“5號桌有客送小費2毛。”
  
  滿大廳的人回頭看甲,甲臉紅了:“得,那2毛你還是找我吧。”
  
  跑堂又吆喝上了:“5號桌的2毛小費又要回去了!”
  
  起點
  
  他和她原本不認識,后來一個偶然的機會彼此認識了。
  
  他知道她叫粱曉純,她知道他叫朱國峰。
  
  再遇到時,他笑笑:“粱曉純,早!”她也笑笑:“朱國峰,早!”
  
  兩人相處的時間長了,稱呼上就變得親切起來。他叫她“曉純”,她叫他“國峰”。
  
  慢慢地,他們相互之間的稱呼又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叫她“純”,她叫他“峰”。
  
  他們戀愛了,之后,他們結婚了。
  
  結婚以后的很長一段時間,他們保留著用單字稱呼對方的習慣,可是不知不覺地,這個單字稱呼統一成了一個“喂”。但他們很快都感覺到這個“喂”有點別扭,后來就干脆什么也不叫了;再后來,他們就離婚了,各自生活著。路上路下難免碰著,相互看看,張張嘴,想說什么,卻都沒說,低下頭擦肩而過,仿佛是陌生人,誰也不認識誰。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他和她又開始說話了,彼此碰著,他笑笑:“粱曉純,早!”她也笑笑:“朱國峰,早!”
  
  價值
  
  一把再普通不過的木梳,因為某明星參觀商業街時心血來潮用它梳理了幾下秀發,它的價值便百倍遞增。
  
  報刊上登出特寫照片,并配以夸大肉麻的文字。
  
  木梳出盡風頭,也奇跡般為這座城市帶來前所未有的商機。
  
  當地大領導稱贊木梳是把“帶來福氣的木梳”,這在一定程度上對木梳的升值起到了推波助瀾之效。
  
  收藏家們競相爭購木梳,場面壯大,在搶破頭的拍賣會上一錘定音,某收藏家傾財而得。
  
  在熱盼木梳升值的時間里,風云突變,用木梳梳過頭的明星不知何故遭到電臺封殺;稱贊過木梳的大領導不知何故被“雙規”。
  
  木梳一時成為“不祥之物”,價值跌份兒到貼錢難送的程度。
  
  收藏家將木梳從紅綢箱里取出丟與女兒,女兒歡天喜地,拿木梳為豆豆認真梳理起狗毛。
  
  自帶月薪當保姆
  
  妻子的產假滿了,孩子沒人帶,我和妻子商量,決定招聘一名保姆。
  
  我很快擬定了招聘詞并寄給了報社:本人需要一名保姆帶孩子,身體健康,年齡不限,自帶被褥,月薪500元。有意者請與x小區x樓x戶聯系,電話xxxxxx。
  
  根據鄰居的經驗,第二天上午9點就能接到電話,可我等到下午1點也沒有動靜,我心中納悶:難道是嫌月薪低?
  
  正想著電話響了,一接卻是同事老李,他說小張你是不是想錢想瘋了,招聘保姆還讓人家自帶月薪,只有傻子才去給你當保姆。
  
  我聽了一愣,急忙跑出去買了份報紙一看,報紙上把“被褥”兩個字給漏了,成了自帶月薪500元。氣得我把報紙撕碎,回到家就抓起了電話,欲與報社理論。可反復打了幾次都是正在通話中,只有氣憤地等待。就在這時門鈴響了,我開門一看,門外站著的,竟是背著被褥、滿頭大汗的母親。我大吃一驚:媽,您怎么來了?母親笑呵呵地說:我來給你當保姆。給,這是這個月的月薪。你來了,我爸呢?我又問。你爸打工去了。什么,他那么大年紀還打工去?是啊,他不打工,我的月薪從哪里來?母親一面說,一面走向嬰兒床……
  
  中國好室友
  
  日前出現了幾起室友殺手事件,一度令室友成為一個恐怖的詞。
  
  但是就在雅安地震發生之后,一位“中國好室友”的英勇行為令大家對室友“重拾信心”。一位男生在地震時抱著宿舍的六臺筆記本電腦、三個單反以及一只小烏龜沖出宿舍。
  
  此室友的事跡引起網友的廣泛關注。王梁、馬伊琍等明星都調侃其為“中國好室友”。

qq刮刮乐怎么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