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傳說] 讓你好好睡一覺" />
好文章閱讀網
當前位置: 主頁>故事會> [新傳說] 讓你好好睡一覺

[新傳說] 讓你好好睡一覺

時間:2013-01-25 來源:admin 點擊:

  今年夏天,臺風特別多。人們送走了“蘇拉”,又迎來了“海葵”,好不容易等來天氣放晴,又遭到了“天秤”和“布拉萬”的夾擊。

  江科是個公務員,家鄉來臺風那天,他正在外地出差。下午,領導打電話給他,要他在最短時間內返回單位。江科不敢怠慢,急忙去火車站買票。火車站售票員說,當天的硬臥和軟臥票都沒了,只有硬座的。

  江科懵了,出差地離家鄉有一千多公里,坐火車要二十多個小時。沒臥鋪,怎么受得了?

  售票員見他猶豫,便說:“這趟車沒有站票,硬座車廂也挺安靜的,你再耽擱,連硬座票都沒有了。”江科聽后,只好要了張硬座票。

  晚上九點,江科上了火車,找到自己的座位,和他同座的是兩個四十歲上下的男人,正和對面的兩個男乘客打牌。對面還有個美女,在一旁觀戰。

  過了一會兒,牌局散了,江科和他們攀談起來。同座的兩個男人,一個姓李,一個姓張,大李是水電工,大張是小公司職員,美女小王在一家私立中學當老師,他們都在江科的家鄉工作。

  江科也做了自我介紹,說自己是一名公務員,還解釋說自己本來想買臥鋪票的,沒想到臥鋪票賣完了,只能湊合坐硬座的。

  一旁的大李“哦”了一聲說:“公務員就是不一樣。照這么說,你是迫不得已才和我們打工的‘與民同樂’了?”

  江科打著哈哈說:“什么叫‘與民同樂’,搞得我像乾隆皇帝微服私訪似的!”最后,江科口風一轉:“不過,實話實說,這里確實挺吵的,讓人睡不著覺啊!”

  大李聽了,說:“你是公務員,養尊處優慣了,坐著睡不著。我們吃苦耐勞慣了,站著都能睡著。”

  江科聽了有些尷尬:“這個你誤會了,回去后,領導有重要的工作給我,我得養足體力。”為了緩解尷尬,他起身去茶水間倒開水。

  回來后,江科準備靠在座位上閉目養神,大李湊近他,說道:“兄弟,我忽然有了一個想法,要不這樣吧,你和小王先睡,我們剩下的四個人到走廊那里打牌,這樣你和小王就可以在兩邊空位上,踏踏實實地睡上幾個小時。幾個小時后,睡踏實的人‘起床’,換我們其中的一個接著來睡。以此類推,我們都可以踏踏實實地睡上幾個小時。你看怎么樣?”

  江科雖然覺得這個辦法好,但他還是說道:“這樣輪換著睡覺好是好,可是讓你們不睡覺,先去打牌,我怎么好意思,要不我先打牌,你們中的一個先睡吧!”

  “沒事,兄弟!”大李說,“我們幾個打牌正在興頭上呢,你就安心睡吧。”

  就這樣,四個人到車廂接頭處打牌去了,只剩下江科和對面的小王,他們相視一笑,各自躺在座位上睡下了。

  夜已經深了,火車單調的“哐當哐當”聲反倒有了催眠的功能。很快,江科就迷迷糊糊地進入到夢鄉。就在他快要進入到酣睡階段時,一陣驚天動地的呼嚕聲將他吵醒了。他睜開眼睛,循聲抬頭望去,居然發現是小王發出的呼嚕聲,這個秀氣的女孩鼾聲居然比大老爺們還高亢!

  也許是江科翻身的動靜驚動了小王,她的鼾聲停止了,呼吸平穩,氣若幽蘭。江科見狀,又躺下來,繼續入睡。睡意漸濃,小王再次鼾聲大作,那鼾聲如正在運轉的破馬達,音量很大,只兩三下,他的睡意就跑了個精光。

  江科坐起身來,盯著又一次暫停打鼾的小王,氣惱地想著:怎么辦呢?叫醒小王嗎?給她提個醒?可提醒恰當嗎?有用嗎?管天管地,還能管人打呼嚕啊!

  無奈之下,他苦著臉撕下一截手紙,揉成兩個小團,塞到耳朵里,試圖能阻止小王鼾聲的侵入。然后重新又躺在座位上,為入睡而奮斗。

  小王好長時間沒有打鼾,倦意又侵入了江科的全身,漸漸地,他進入到夢鄉。但好景不長,小王鼾聲再起,還加上夢話和磨牙聲,江科又被驚醒了!他一骨碌坐起來,看著小王,不敢睡了。

  周圍被驚醒的乘客也瞪著眼睛看著睡得酣暢的小王,有個大胡子半惱火半開玩笑地咕噥著:“這美女呼嚕打得氣勢磅礴啊!”

  江科再也忍不住了,沖著小王喊:“嗨,美女!”

  小王醒了,揉著眼睛看著他,說:“你喊我?怎么啦?”

  江科強壓住煩躁,說:“美女,你能不能想想辦法控制自己打呼嚕呢?比如把枕頭放平些,側身睡。你把旅行包當枕頭,枕得太高,又平躺著,容易打呼嚕的。”

  小王羞澀地一笑,說:“哦,對不起,我打呼嚕驚擾你了吧?但是你讓我枕低點還真不行,我自己知道,枕得越低,我呼嚕打得更厲害,只好委屈你了。”說罷,又閉上眼睛。

  江科有些驚訝,小王的睡眠質量真高,沒到一分鐘,她竟然又入睡了,而且鼾聲再次響起。

  如此一折騰,三個小時過去了,有人來頂替江科睡座位了,來的人是大李,他對江科說:“哥們,你該起床了,輪到我睡了。你去打牌吧,那三個哥們正等著你呢。”

  江科沮喪地揉著眼睛,準備起身。就在這時,領導打來了電話。對方急切地問江科到了什么地方,并要求他一定要在次日下午三點之前趕到單位,之后,他們又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末了領導還關切地問他休息得怎么樣。

  江科苦笑著說:“休息得好著呢,睡得酣,還有美女氣若幽蘭的呼吸伴奏。”

  領導可沒聽出江科是在調侃,說道:“那就好,我們等著你。”

  大李一直在旁邊聽著,邊聽邊用手機發短信。

  江科掛了電話時,大李指著手機說:“哥們,你走運了,那三個哥們看我贏錢,不放過我,非要我回去和他們再戰三百回合不可。我再跟他們玩兩輪,讓他們再給我進貢三五百。你好好睡吧。”

  江科一聽,耷拉著臉說:“大李,你還是讓我去和他們大戰三百回合吧。”他指了指對面的小王,“這美女鼾聲撼天動地,我睡不著。”

  “美女打呼嚕!”大李吃驚的眼神在江科和美女身上來回,“太巧了,我正好帶了治療打呼嚕的特效藥。來來來,我叫醒美女,讓她吃一粒,保準她睡得安安靜靜。”

  不等江科表態,大李已經叫醒了小王,然后從口香糖包裝盒里取出一塊口香糖一樣的藥說:“美女,麻煩你把這個含在嘴里—不是蒙汗藥啊,治療打呼嚕的。”

  小王也知趣,滿臉歉意地說:“好好好,我含著,我知道打呼嚕影響這位先生休息了。”說罷,接過特效藥,又睡下了。

  “你放心睡吧。”大李說,“我要是贏了錢,請客。我走了,晚安!”

  美女睡了,大李走了,江科又躺下來,很快進入到夢鄉……

  江科再次醒來時,不是被小王的鼾聲吵醒的,而是內急。他悄悄地下了“床”,看見對面的小王氣若幽蘭地睡著,心想,還真有治療打呼嚕的特效藥啊!瞧這美女睡得那叫一個安恬。他一邊心里嘀咕著,一邊朝廁所走去。

  廁所在車廂接頭處,到廁所必須要經過大李他們打牌的地方,江科想去看看那四個家伙戰斗得怎么樣了,大李是否把另外三個家伙都消滅了。

  思忖間,江科來到車廂接頭處,眼前的一幕令他目瞪口呆—四個家伙并沒有在“大戰”,而是在酣睡。他們將身體蜷縮到最小狀態,緊靠著車廂睡著。大張鼻孔朝天,鼾聲大作;大李頭埋在褲襠里,腳下濕漉漉的,仔細一看,那是一汪口水……

  天哪,他們不在打牌,而是窩在這里睡覺!可他們為什么不回到座位上睡呢?

  江科很不解,他弄醒了大李,把他拽到一邊,問:“你們怎么沒打牌,在這里睡覺?”

  大李說:“打了幾個小時,扛不住了,才睡下不久。”

  “為什么不回去睡?為什么讓我睡?”

  大李揉著惺忪的眼睛說:“實話實說嗎?”

  “實話實說!”江科一字一頓地說。

  “好吧,我說。”大李說起了原因。

  幾個小時前,當大李他們看到江科抱怨買不到臥鋪票后,心里就有了芥蒂。他們覺得江科不愿和他們同坐在一起,又嫌他們吵,睡不著覺。這些讓大李他們很反感—公務員是為人民服務的,怎么在江科身上就成了享清福耍特權?所以,趁江科去倒水的時候,大李他們迅速商量了一個教訓江科的辦法:讓江科先睡在座位上,再派一個臥底徹底攪亂江科的睡眠,臥底當然是對面的美女小王,其實小王根本不打呼嚕,那驚天動地的呼嚕聲,是她故意裝出來的。

  江科聽后愣住了,可隨后又產生一個疑問:“為什么后來美女又不攪亂我了?為什么你們不按我們的約定分別回來睡覺呢?”

  “因為那個電話!”大李說,“我從你和你領導的電話里得知,你是我們市的排水系統專家,明天你要去參加抗洪救災的大任務,可能兩天兩夜都沒時間睡覺。我們原本以為你是養尊處優,坐不慣硬座,現在看來是我們誤解了你。所以,我和美女演了一場戲,我給她吃了特效藥。目的是不想去打攪你,讓你好好地睡上一覺,明天好精神飽滿地工作。”

  江科聽了很感動,他一把握住大李的手,滿腹的話兒說不出來……

qq刮刮乐怎么刮奖